原标题:秦帝国最辉煌的事就是垦殖关中平原,至今福泽后世

所有的战国中能够称为帝国的也就只有秦王朝了,因为最后所有的国家都为秦国所消灭统一。那么秦国的强大又是如何而起的呢。

秦之先为嬴姓,世代辅佐殷商。商末,周武王伐纣,秦国祖先恶来效忠商纣被杀,嬴姓中衰。

造父得幸,其旁系家族连带受宠。周孝王时期,造父侄孙非子被安置于汧、渭之间管理马匹,马畜蕃息,周孝王封非子于秦,别出大骆之族,作为周朝的附庸,继续嬴姓的祭祀,号曰秦嬴。非子死后,其子秦仲与戎人血战有功,周封秦仲为大夫。周宣王六年(前822年),秦仲被西戎攻杀,太子其即位,是为秦庄公。

经过长达百年的惨淡经营,秦暴霜露、斩荆棘,逐步适应了西陲恶劣环境,实力与日俱增。

前771年,西周王朝周幽王之子宜臼敌通犬戎,犬戎攻镐京,幽王被杀,西周灭亡。犬戎大军盘踞于镐京,王子宜臼召集诸侯勤王,秦襄公与卫武公、晋文侯、郑武公共襄义举,驱犬戎,保社稷。

前770年,宜臼即位为周平王,平王慑于犬戎之威,决意东迁洛邑以避其锋,秦襄公为周王室开路,护卫周王至新都。平王因秦襄公之功,始封秦为诸侯,并许之“戎无道,侵夺我岐、丰之地,秦能攻逐戎,即有其地。”

秦襄公得到了周王室的空头支票,谁也没有想到仅仅20年,秦襄公以及他的儿子秦文公就让这个支票兑现了。

秦文公之后,又经数代国君的努力,在谋求自己的发展空间,在讨伐西戎之战中节节胜利,歧丰之地皆纳其下,又先后灭荡社戎,击败邽、冀两戎部,征彭戏戎,兵临华山,收复杜、郑之地,灭小虢,版图一直推进至关中东端。秦德公元年秦迁都城至雍。至此,秦人经东周初年近百年的艰辛创业,已占有关中平原大部分领土,实现崛起,成为西方新兴强国。

秦宣公时,秦军与刚刚统一不久、与自己同样处在高速扩张状态中的晋国发生边境冲突。秦宣公、秦成公皆非长命,幼弟任好立,秦穆公很有雄心,为了使晋国亲于秦,先后拥立晋惠公、晋文公来安定晋国的混乱局面,本想立晋文公已达到控制晋国的目的,最后晋文公反借秦之力而强大晋国、称霸中原,为秦国未来的不得志种下了恶果。

秦穆公意欲插手中原,却不料中途被晋所阻,崤之战中秦军主力全军阵亡,秦穆公染指中原的计划破产。此时晋国正处于君明臣贤、国富民强的巅峰时期。穆公果断的调整国策,将战略目标定在西戎的游牧部族。王官之役后,秦穆公将矛头指向西戎,史载“益国十二,开地千里,遂霸西戎!”秦穆公稳定了自己的大后方,奠定了秦国作为春秋四大强国的基础。

这是秦穆公成为五霸的基础。在战国之世,实力是最大的保证,在穆公时代,秦国确实是强盛一时,因为在与狄戎交战过程,他训练出了一支精锐部队,而这样一支部队是中原诸侯所不能拥有的。因此,秦穆公之强盛实际上也是兵胜,通过武力扩大版图,然后将缴获之物充国库,民富国强。不过这种方式注定只能强盛一时,因为敌人的财富有限,当敌国全部投降后,其财富来源断绝,国库缺乏一个自力更生的基础,更因为强大的军队需要有一个可以陪练的对手,而当狄戎被消灭征服后,其秦国军队处于不动状态,这种军队会很快失去其战斗力,这也是为什么秦国自秦穆公后便一直衰弱了。

秦穆公称霸西戎后,国力得到加强,不久穆公归天,太子罃立,是为秦康公。秦康公及其子秦共公在位期间继父祖之余烈,向晋挑战,与楚靠拢,欲与楚形成对晋国的夹攻之势。时晋灵公顽劣成性,赵盾(亦为造父之后)把持晋政,晋国霸权几欲崩溃,楚庄王北上争雄于晋,然秦屡攻晋国后方,却难得一胜。

前604年,秦共公薨,子荣立,是为秦桓公。桓公不恤国政,民多怨也。前597年,楚庄王大败晋师于邲,晋国霸业骤衰,桓公阴攻晋之肋,不想却被令狐文子大败于辅氏。哀哉!泱泱大秦,竟不及于晋一魏氏之族。

前578年,秦桓公背盟攻晋,晋厉公率四军八卿攻入秦国,大败秦军于麻隧,诸侯之师扬威于关中。次年,秦桓公暴死。其子石立,是为秦景公。

秦景公即位,继续奉行联楚攻晋的方针,时晋悼公立,诸卿和睦,晋国复强,楚国退出争霸行列,晋悼公复霸中原,诸侯归心,秦无力再与晋国周旋。

在前546年晋楚弭兵之盟后,秦景公也着力改善与晋国的外交关系,双方重温秦晋之好。

当双方的外患各自解除后,晋国六卿轮番执政,太史公曰:“晋公室卑而六卿强,欲内相攻,是以久秦晋不相攻。”秦国向东不能出崤函,争南不能及巴蜀。秦以晋为城池,晋六卿内讧,政令不能统一,秦国就这样踉踉跄跄的走完了春秋之路。

前453年,韩、赵、魏三家攻灭智伯,智氏覆亡。赵襄子执政,三家架空晋君,号称“三晋”。前425年,赵无恤卒,魏斯继之为执政。前413年,魏斯率领三晋联军向诸侯发难,三晋势力急剧膨胀。

魏文侯以李悝为相,变法图强,魏氏迅速强盛,拜吴起为将,侵吞秦之西河,窥视关中。秦简公、秦惠公屡次攻魏,意欲夺回西河之地,皆被吴起所败,吴起乘胜攻入关中,势如破竹,秦不能敌。

前389年,秦惠公破釜沉舟,起兵50万与魏军一战,吴起在阴晋一战中,以五万之卒大败秦军,秦国此战输得倾家荡产,再也无力抵抗三晋的攻势。更在失去军事力量后被攻城夺地,国家疆域大大被吞没,国势一落千丈,在之后的数十年间,被强大的魏国封锁在华山以西,彻底断绝了与东方各国的联系,贸易中断,外国物资无法流入秦国,国民所需物资全部靠自给自足,而之前的秦国偏又缺乏自产自足的根基,因此,在此后,秦国已经失去了一等强国的基础,沦落为七雄中与燕国一样的弱国。

幸运的是三晋中赵国不满魏国的压制,赵魏反目,三晋联盟瓦解。魏国结怨于诸侯,秦国的压力大减,前385年,秦公子师隰回国即位,是为秦献公。献公立,仿魏制而用于秦,秦国局势得以稳定。

总的说来,秦国处于各诸侯国中,其国力一直是很弱小的,即使是秦穆公时代,虽然国家生产总值位列强国,但其人均国民生产总值却是不高,其基础设施完善程度低,缺乏商业市场,文明程度落后,国家财政收支依赖隶农,一旦国库大量支出,就必须向隶农增加赋税,搞分摊,极大的压制了国民经济的发展及获得国民支持。这种情况直接导致了王权的号召力降低,而这种号召力的降低又制约了国家的凝聚力,从而分化了国家力量,军事力量也随之减弱。这也是自三晋联军对秦国发动战争后,秦军屡战屡败的原因。至于关中平原失守,那更加的衰弱了秦国,即使是秦献公,虽然他挽住了秦国灭亡的脚步,但也仅仅只是维持秦国不被强大的魏国打跨,其一直挣扎在死亡边缘,魏国数十万大军常年驻扎在秦国边境准备随时入侵,秦国根本腾不出力量发展经济,国民缺乏足够的生产资料及其粮食,人口出生率下降,战争损失又加大了人口压力,秦献公执政二十多年,秦国力量更加衰弱,虽然军事上又重现了战无不胜的局面,但已经是强弩之末了,国家无后备军事力量,民无隔夜之粮,秦国再也无法支持任何一场战争。

秦献公的意外战死,倒是帮了秦国一把,因为一个铁血君王可以为了尊严战至最后一兵一卒,却不懂得小不忍则乱大谋。从秦献公角度上来看,他想通过武力夺回函谷关,然后恃险而守,封锁函谷关,恢复民力。但实际上这是个一直无法企及的梦。因为魏国如此强大,在魏国没发生重大内乱或者外部重创的时候,这种思维只会加速秦国的衰弱,因此这意味着与一个超级大国打持久战,秦国耗不起。当然秦献公仍不失为一位有为之君,因为他重新凝聚了秦国,让秦国人走出了失败的阴影,让秦国不至于成为一盘散沙。为后来的秦孝公铺垫了一层基础。

秦孝公是把秦国带入富强的指路人,其功绩从实际效果上及对后世的影响上,甚至可以和锻造周礼的周文王父子比肩及与开拓中原的黄帝比肩。为何呢?

其实商鞅变法只是巩固国家政权的一部分,其最大的功绩就是变更了争夺中原沃土为自力更生。秦穆公时代,其目标依然是中原沃土。但秦孝公却是把眼光盯牢了自己脚下的土地,关中平原。这条国策更少成了秦国历史的发展走向。即便到了始皇时代,这条国策依旧没有改变。

如果说黄河中下游平原孕育了中国古代文化,那么关中平原则是让中华民族走向鼎盛,强盛的中心,是关中平原强盛了华夏,强盛了汉族人。

其实每个国家都有其强大的根本,只是不知道如何使用罢了。

燕国有关东沃野,赵国有阴山草原,魏国有河内,齐国有东海,韩国有铁山,楚国更是占据了江淮流域,长江中下游平原,洞庭鄱阳。关东沃野直到两千年后的清末难民出关,新中国成立后方来开始开发;阴山草原直到两千多年后,鄂尔多斯方成中华土地上的又一颗明珠;齐国东海倒是有开发,但缺乏一个法令,发展不够彻底;江淮流域就不用说了,烟花三月下扬州;长江中下游平原是东吴孙权为了与中原曹魏相抗衡时才发展的,东晋时期发展为南国摇篮;洞庭鄱阳是明初朱元璋鼎定天下的基础。如此一些好地方在当时居然都被弃之不用,中国古代的统治者都缺乏发展的眼光,总是局限于眼前的利益,总想着夺取别人家的好东西,坐享其成。七大战国都为了争夺魏国的河内之地,这河内之地是之上古黄帝开垦的黄河流域,在魏文侯时代又大加的发展利用,终为沃野。这也是魏国倚为争雄天下的资本。唯有秦孝公,他着眼于未来,开恳了关中平原。只有缺乏发展的眼光的人,没有发展不了的土地。这也就是为什么每个战国都有一统中国的可能,如魏文,武侯;齐威,宣王;赵武灵,惠文王;燕昭王;至于楚国,如果不是中原出现以上几个君主,随便一个不是很迂腐的国王都可以完成统一大业。但最终却为秦国所消灭,这正是因为秦孝公有着眼于未来的眼光,以上诸位君王能强国一代,而秦孝公却能强国一世。

商鞅变法的主要是以魏国文侯与李悝的变法规章为模板进行政治法令改革,其彻底程度高,彻底废除了贵族封地制度,比起魏文侯时代的变法只触及地主不触及贵族更胜一筹。这种制度直接凝聚了国家,使国家成为一个整体。这样一来,虽然秦国在国土上经济上虽然弱小,但其他诸侯国在分封了贵族后其王城本身的力量也不厚,因此虽然其国大人口多,但能够用在团结起来对付国外的力量却反而不如秦国了,这是中央集权制度的诞生,这种制度利于集中力量办大事。

商鞅变法的主要内容如下:

第一,加强社会治安。实行连坐法,把老百姓组织起来,五家编为“一伍”,十家编为“一什”,互相担保,互相监视。一家犯了罪,九家都要检举,否则十家一起判罪。检举坏人和杀敌人一样有赏,窝藏坏人和投降敌人一样处罚。外出必须携带凭证,没有证件各地不准留宿。

第二,奖励发展生产。老百姓努力生产,粮食布帛贡献多的,可以免除一家劳役;懒惰和弃农经商的,连同妻子、儿女一起充为官奴。一家有两个儿子以上,成人以后就要分家,各自交税,否则一人要交两份税。

第三,奖励杀敌立功。官爵大小以在军事上立功多少为标准。功劳大的封官爵就高,车辆、衣服、田地、住宅、奴婢的赏赐,也都以功劳大小而定;军事上没有功劳的,即便有钱也不能过豪华的生活,就是贵族也只能享受平民的待遇。

法令就是精华,看似短短几行字,实际上却是字字千金,每条法令都是经过浓缩的,其所指韵意深远。

其一,加强社会治安管理,安定方为发展的根本,一个国家要想安稳的发展,其必须能让百姓安居乐业,单纯的工作,一边工作一般担心劳动所得为人所抢或者自身安全受威胁那是没有什么劳动效率的。虽说法律谨慎麻烦了一点,可实际上一看,都是针对坏人的,只要自身没干坏事,实际上也没什么损失或者麻烦,所以刚开始看着恐慌不自在,可时间长了大家都会觉得这是好事。同时,坐联罪还可以让想犯罪者有所顾及,不敢轻易犯罪,商鞅治法不为杀人,仅为了避免国民犯罪。再者,坐联九族等于让九族的人帮着官府看管犯人,让有罪之人无处可藏,大大方便了国家执法机关,其只要少数人员便可以管理一大片地方,提高了效率,精简了国家机关,减少了国府开支,便于提升国家竞争力。

其二,生产力代表一切,任何一个国家,缺乏勤劳的建设者,其国必不长久,国人努力发展生产力其国富民强就不远了。

其三,秦国是尚武精神很强的一个国家,其国家在强大魏国的连续打击下,并没有灭亡正因为此。而同样情况下比秦国强大得多的韩赵两国如果不是在齐国的帮助下早就被灭亡了。这样一个尚武国家,其人民不仅仅是公斗,那就是在战场是杀敌,同样的也会私斗,因为待遇不平衡,是人总会有不愉快的感觉,因此,秦国军队不仅仅是在与敌人打战,自己人内部也容易打仗,通过此法令可以平息将士们的心态,从而团结一致,共同对外。只有一支精诚团结的军队才能战胜比自己强大得多的敌人。并且在奖励的法令下,从军杀敌已经不算是一种徭役,而是一种出人头地的方式,这种的军队是受百姓拥护的,民众自愿参军。这与其他国家用强制征兵的是完全不同的。抓的壮丁是无法和正规军对抗的。当然,这种法制的优势还有一个就是对将领的委任方式不一样,一个好的将领无疑是战争胜负的关键,这将在下部的兵篇部分详细论述。

商鞅变法的直接后果就是国民勤劳,人人争先,劳动生产力大大提高,这样一来,原本不怎么紧张土地变的不够用了。而秦国在那个时候是无力对外发动战争的,无法通过战争手段来获得更多的土地生存资料。在土地量达不到的程度上,那只能关注于单位面积土地的产量上了。

垦植关中平原,关中平原的地理优势比黄河中下游流域更加有利。从土地上来看,黄河流域起源于黄帝时代,到秦国时候,黄河中下游地区已经养活了人民将近三千年,这对于土地的肥力上看,关中平原更有优势。从流域航运上看,关中平原处于渭河,其渭河水势平缓,便于航运。从水域灌溉方面看,渭河属于黄河最大支流,算起来是黄河中上游地区,其水量稳定,不似中下游地区水量的时大时小。此地理优势决定了生产基地的发展潜力。从周围环境上来看,黄河中下游平原紧邻华北平原,南与江淮平原接轨,东虽有山东泰山,但黄河冬季冰冻,所处之处无险可守,一旦国内发生动荡或内政不稳,外敌很容易入侵并且以横扫之势掠夺。而关中平原北有渭水为界,西有陈仓谷口大散关,南有子午谷地面及武关,东有潼关函谷。整一个封闭的区间,如此之地,外国无法轻易入侵。从而保证了地区的稳定性。

周及周以前,国家土地以井田为主导,井田制乃是分配灌溉资源的一种农业方式,在其之前,由于国力衰弱,无力开凿大型灌溉渠道,在水资源不够用的时候,只能使用牺牲陆地资源的措施。进入战国后,人口数量激增,为了便于灌溉,各国均在粮仓产地开凿了足够的水渠便于灌溉,这么一来,水资源已经不再是制约农业发展的主要问题了。因此井田上的阡陌反而成了浪费土地资源的东西,商鞅发现了这一点,偌大的关中沃野竟然让整个国家民族处于饥寒交迫的边缘,这本身就是个大问题。所以,他提出了彻底废除井田,开阡陌,将小农经济转向为大型产粮基地。同时允许农民自由买卖土地,这是社会多元化的体现。让善于耕种,乐于耕种的人拥有大量土地,这样单位面积内的土地产值高,而腾出来的人手则可从事商业或者手工业,这正是在改变国家的文化方式,秦国在之前一直是文化落后的,这与其社会元素有关。关中平原处于西陲,与中原相比,发展晚,民众以农业为主,商业落后。民族文化跟不上去,城市水平低。丰收之年,粮食存储过多,吃不完浪费掉了;饥荒之年,粮食不够吃,饿殍遍野;有了商市之后,丰收之年可以把多余的粮食拿到市场上卖给外国商人,由商人转运到其他缺乏粮食的国家出售,灾年,则反之,从而扩大了风险承担能力。但秦国毕竟只是刚开始发展,仍需要大量的农业劳动人口,这也是为什么商鞅变法中有一条法律是限制商人的,其实他本意并非是真要抑制商业发展,而是因为当时的秦国国情所限制。

国家是一个利益集合体,国王是大多数利益的代表,这对于任何一个朝代来说都是一样的,包括后来的资本主义社会,仍走不出这个局限。也就是说,国王在下达一项命令或者改革一项举措的时候都会是代表利益大的一方去更改利益小的一边从而达到利益最大化,如果有人违背这个原则,那么这个国王的政权就会颠覆,国家就会叛乱。

从情理上看,长远利益上看,商鞅变法无疑是好的,包括后世证明,也得出这是个好举措。但从商鞅变法到秦国统一中国前后共经历了一百多年,但其他战国却没有出现第二个变法热潮,除了秦国在战火中变强外,其他诸侯国都是在间断的衰弱中。这就牵扯上了变法环境的问题。

在制定法律上,在对各国历史及如何强盛方面上,秦孝公不如商鞅。但在驾驭人才,善用外交权谋上,秦孝公略胜一筹。

在商鞅入秦前,秦国曾经历过一次灭顶之灾,那就是三晋灭秦战争,在那次战争中,秦国损失了所有军事力量。正所谓,十年树木,百年数人。一场战争影响的总是关乎于好几代人。在那场河西战役中,秦国是起尽倾国之兵,也就是说把所有能成丁的兵壮全部征发,而这些人却在战争中损失怠尽。这说明了在公元前389年后,秦国上下没有15岁以上到45岁以内的成年男子(这个数字不确定,可能是45岁~60岁之间)。这是一个什么概念呢,秦国已经成了女人国,老人国,孩子国了。秦献公掌权后,虽然改善了政治体制,挽救了赢氏部族被灭亡,但这硬伤却也是无法医治的。东部函谷关失守,魏国数十万大军屯聚华山大营直压秦国政治中心,栎阳。秦献公多次发动河西战争,想把魏国赶出河西地区,重新占领函谷关,但一直未遂。秦献公最后自己还战死疆场,这直接证明了,秦国自公元前389年损失全部国家力量后,一直仍处在战争状态,根本没有停留一段时间以供恢复国力修养生息。更因为损失了全部成年男子后,其生产力严重不足,更无法养育足够的人口,这会造成很多15岁以内的孩子因为粮食不够,无法长到成年,总的说来,秦孝公继承的秦国并没有比秦献公继承的秦国好多是好。秦献公留给秦孝公的是一个残破不堪的秦国,更是一个兵勇彪悍的秦国。秦献公死于疆场,其本身继承人是一个很敏感的问题。兵民无隔夜之粮,在这样的国家中,兵勇抱怨成灾是难免的,这时候只要统治者稍有不甚,其发生兵变是一点也不意外的。其二,秦献公是战死在与魏国的交战中,可见,当时秦国仍与魏国交战中,战争中,主帅身死,其敌国是很有可能利用机会大举入侵的,而实际上,魏国也正在那样做,魏国不仅仅是自己动身,甚至联合了东方六大国结盟瓜分势力范围,甚至还提出了瓜分秦国的建议。还赶上了西部少数民族部落趁献公新死,秦国新定,准备脱离秦国统治,大举叛乱。内忧加外患也差不多说的就是这了。

秦孝公的作用这时就已经显示出来了,他通过外交手段制造了其他六国的矛盾,让其互相龌龊,造成联军不协调。更煽动了其他小诸侯国骚扰了其他六个战国,使其一时间应接不暇,为秦国赢得了数年的时间重新整治西部,稳定了西方秦国就可以把全部力量放到东部来了。各国见秦国已经稳定了,不是那么容易瓜分的方才打消了分秦联盟。可见秦孝公出色的外交权谋能力,他能兵不血刃的化解了一场兵争就能够再次化解第二次兵争,这是前提条件,他能够为变法创造一个和平的,稳定的发展时期。虽然这些都没有记载,但战国是一个激流勇退的时代,在春秋时期,逢春秋便有战事,所以便名春秋,战国比春秋更甚,因此战国绝对不会比春秋时代更平静,更加体现了一个和平稳定的发展时期很不容易,这其中肯定有着秦国君臣的一番努力。而商鞅忙于内政,这对外的交涉就全落在秦孝公身上了。

秦孝公的另外一重作用就是给执法的商鞅一个有力的支持。商鞅是魏国人,一个外国的人,并且是敌国的人到秦国当了最有实权的左庶长这就很不容易了,而且还是一个得罪人的左庶长。商鞅的政策不可谓不是铁腕,开阡陌,废贵族,解放奴隶,哪样不是得罪人的事,而且都是实权派的人物。这样的事可不是一个商鞅可以处理的,完全需要秦孝公的支持,及绝对的信任。用人不疑是他对人才的最大信条,只因为他有王者舍我其谁的霸气,他相信商鞅在为国大计上是无法跟自己比肩的,只要自己在,秦国就没有任何人敢于向自己的王权挑战。更有甚不担心自己百年之后被自己的臣子取而代之的胸襟。任何时代,只要有这样的国君,国家没有不强盛。(如赵国,赵武灵王;燕国,燕昭王,这些国君也是拥有这样的气量与霸气,所以他们在位时候其国家都强盛无比。只是他们有贤君没贤相,明君良臣总是可遇不可求的。)

商鞅变法成功的最关键在于有秦孝公,这是主观原因。

而客观条件又促成了变法的成功,这也是为什么之后的赵国,燕国同样有明君却无法完成变法这样的。(至于魏文侯武侯,因为是在商鞅变法之前,所以不能比较,更何况商鞅是借用他们的方式,也算是一种延续,一种彻底的延续吧。)

最客观的原因还得用秦部族的起源开始,秦部族一直是挣扎在狄戎世界里的弃儿,他们能够存活下来完全依靠着自身无比的凝聚力与勇气。这种勇气一直是他们比肩于世的基础。这种勇气与凝聚力会让他们敢于向比自己强大的敌人挑战,一旦王有诏命,一定举国皆兵,死不旋踵,敌人越强,他们越团结。这就是魏国武侯时代,吴起曾经攻入关中却无法灭亡秦国的原因。也同样是这种凝聚力,当秦献公耗尽所有后备军事力量时,秦国依然是团结的。这是秦献公留给秦孝公最宝贵的财富;其二,秦国的落后让人心碎,每个人民虽然对秦国王室有着绝对的忠诚,但其也不愿意甘如此贫困,包括贵族与百姓都希望秦国能够富强起来,他们迫切需要政府有一些改革,这也是秦国求贤令诞生的原因,隐含着大伙的一种期待,而不是一开始就坚决抵触;其三,秦国的贫穷也导致了贵族的不像贵族,其贵族也同样游离在温饱边缘,一个外国人决然分不出哪些是王公贵族哪些是黎民百姓,在秦国,贵族无非也就是个称号,并且为着这个称号,他们付出的也远比得到的多,在对外战争中,贵族子弟一律成军,他们在战争中牺牲的百姓都多,赢得了百姓的敬重,所以百姓对他们并不是很反感,他们对百姓也是亲和的很;其四贵族们必须参军为国杀敌,这也给了他们立功升爵的好机会,他们的贵族称号绝对不是虚的,而是真刀真枪杀出来的,因此,军功勋爵制度对他们的影响不大,所以,他们的反抗并不激烈。而且开阡陌会获得更多的粮食收益,同样的立功受封,其分得的土地获得的财富会更多;其五,秦国自失去全部军事力量后,全民皆兵,更是参与了夺回河西的战争,其民众均受过军事化管理,对政府指令以服从为主。

商鞅变法的最大一个优势,那就是军政分离,既军事指挥官不再完全依靠国君宠幸程度来任免了,一个军功制度的国家里,没有任何军功的人是无法带领一支军队的,这样一来,可以保证军队素质的稳定性,维持了国家的力量。不能说,军事力量是国家生存的基础。一个国家要长久,其军事基础必须牢靠。同时,法制社会的建立,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秦孝公的儿子,后来的秦惠王在当太子的时候,曾经就犯法,也曾经被正法,因此其国家机构稳定,任何人都不敢以身试法。朝廷官员不尽心,百姓有权利上书朝廷罢免官职,这样一来又保证了政府机构的廉洁性。已经有了三权分离的基本现象,这样一来,国家抵抗风险的能力就增强了,不会因为一个国王的懦弱无能而毁了整个国家。

秦国自公元前356年,孝公以卫鞅为左庶长变法革新。制定严厉法令,以法治国,奖励军功,鼓励耕织。孝公十二年筑咸阳城,十三年(前349年),乃自栎阳徙都咸阳。变法前后共八年,实际上只用了七年多,秦国便有能力筑造新都,可见变法成效之迅速,更见自力更生之生命力。在此间,除了秦国在公元前359年伐韩夺少梁城外,国土没有增加一毫,全是在自家土地上变着法儿增加生产总值。

实际上,商鞅变法还有一个成效,那就是让有限的资源全部活了起来。这如何说起呢?老秦国轻商业,国家富有了,在封地内,贵族享有封地所有权,这意味着封地内所有的赋税都交由封地主,而这些地主又不从事商业活动,自己吃用又花不完,因此有钱有粮食都是攒在自家地里,可以说,这些钱都是死了,无法进行再投资再生产。而商鞅变法后,贵族封地只是领取少量的税赋,其余的上缴国家,由国家决定再生产再调控。国家可以下放给农民,而农民是最实际的,他们本身收益不多,没多少钱和剩余粮食,他们有钱的时候会想着扩大再生产,买地买种子,这样一来,钱就活了。整个国家一个活字了得,一个国家强盛与否不是外部可以决定的。完全依赖内部的政治。秦孝公登基元年,商鞅入秦,秦孝公五年变法方开始实行,可见,这前期准备多么重要,多么的困难重重,其困难无非是这个与那个的利益冲突。

天命是可曰,在人为,定于天。决定一个事物成功与否的,在于人的谋划以及机遇。秦国变法年间,正值魏齐争霸中原,中原各国都围绕在这两国周围进行纷争,秦孝公抓住机遇,以主动出击,积极防守的姿态在秦国外围建立了一道道防御圈。更是在变法成功后,魏国为齐国所击败,上将军庞涓战死,铁骑损失怠尽,秦国趁此机会,重夺河西之地,收复函谷关,据崤函之固以临天下,走出了一统天下的第一步。

实际上,秦国在那个时候只是屹立不倒,离一统中国还很遥远。正如秦惠文王所言,秦与之较,胜其一国,略比肩于两国,三国则一败涂地。可见,秦国的综合国力在当时只是比其他国家稍微强盛一点点,如果同时对上两个国家,就没有胜算可言。当然这个数据还是一直在变动的,因为中原各国于之后还出现好几个超级大国。在经济民生上,秦国不如齐国,甚至也赶不上魏国。对这两个国家,秦国有军事上的优势。对于赵国,秦国虽然有经济上的优势,但秦国军事力量尚不是赵国阴山铁骑的对手。因此,秦国当时对于其他任何结盟国家都无可奈何。秦惠文王时期,派兵夺取巴蜀,拓地千里,之后方才确立了在经济上一家独大的优势地位。在其间,能与之比肩的只剩下齐国,赵国了。(秦惠文王后期,赵国为武灵王执政,齐国为宣王执政,这两个国家也是当时的超强战国)。秦武王死后,秦国国君待立,昭王为赵主父所立,秦国始有二君。这侧面证明了当时的秦国并非是一家独大的局面,赵国甚至可以干涉秦国内政。这说明了一件事。一个自力更生的国家是无法被灭亡的,但却也不是独揽乾坤的。把自己的力量完全释放可以保卫自己,但仍然有瓶颈,那就是别人也不是一成不变的,自己在发展的同时,别人也在发展。更应了秦孝公说的一句话,一个国家在没有经过内乱以及连续的重大打击外,是不能靠外力将其灭亡的。

秦国能一统天下,还有一个关键人物,那就是白起。

从军三十七年,攻杀中原诸侯联军一百六十七万。这个数目放到任何朝代都是一个无法逾越的界限。因为这些全是精锐的正规军,单兵战斗力不亚于秦军。长平一战歼灭了赵国六十万大军,更是彻底击垮了东方超级大国赵国。此乃兵谋胜,在下部兵篇细论,在此略过。

昭王后期,秦国总国土面积实际上已经超过了其他六国总和,此时的秦国是真的一家独大。到始皇时候,秦国能够在九年之间统一中国正是在前人的基础上完成的。

秦国是孝公惠文王奠定基础,昭王始皇鼎定天下。

优己/著 收录 《纷争》

本文系 社科哲学家、童话作家优己 原创发表

学汉语读历史,交流儿童教学与教育请找 优己导师

微信搜索公众号:优己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