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晋文公逃亡路上的红颜知己, 都不是泛泛之辈

晋文公的身边到底有多少女人,很难说得清楚,但是在晋文公人生中最重要的三个女人,都是来自他的逃亡路上,这三个女人为晋文公的霸业贡献颇多,一位是齐国宗室之女,一位是秦穆公之女怀赢,一位是咎如国的贵族女子季隗。

这三位女子来自不同国家,有着不同的生活习俗,秉承不同的性格,却最终成为晋文公后宫中的核心力量,她们与晋文公之间的默契,来自患难相随。她们不同于晋国土生土长的宗室女子,她们更能得到晋文公之认同和宠幸,亦跟她们所代表的大国外交关系有关。秦齐两国,终晋文公之朝,虽偶有罅隙,却并无大战,她们亦有功劳。

季隗之美,狄军尽知

先来说说季隗,这个季隗的地位相对最为卑微,她是晋文公母国狄国的俘虏,能够嫁给逃亡路上的重耳,可谓是其人生中的最大改变,不过季隗不卑不亢,虽与重耳相差近三十岁,却能超越年龄的限制,耳鬓厮守,相亲相爱,即便重耳离开狄国,也曾对季隗许下诺言,或许对重耳而言,青春年少的季隗燃起了重耳人生的欲望与拼搏的斗志,这爱情的力量,在任何时候都能给那颗流亡的心一丝抚慰。而季隗,亦对重耳许下同样的诺言,今生君不来,此生不再嫁,演绎出战乱纷飞年代的一场纯美爱情。季隗在狄国苦等重耳十余年,终于等到重耳归国,成为晋文公,车马齐驾,大兵来迎。

齐桓公看得起的女人

再来说齐姜,这个齐姜在齐桓公的眼中,也算是个美人。当重耳来到齐国,齐桓公便想以这个美貌女子,将重耳留在齐国。但金陵非是池中物,不久之后,面对齐国的衰败,跟随重耳的臣子们便苦劝重耳离开,可此时的重耳,面对温柔富贵乡,多少存有留念。而这个齐姜,竟是将夫君灌醉,命随臣们将其送出齐国国门,主动把夫君送上称王称霸的道路,齐姜功不可没。

秦国的女人不是泛泛之辈

最后一位则是怀嬴,她是大名鼎鼎的秦穆公的女儿,曾是晋文公的侄儿媳妇,也就是晋怀公的老婆,由于晋怀公回晋国继位,而被抛弃。怀嬴与重耳的婚姻,绝对属于政治联姻,秦穆公以此次联姻为由,出兵帮助重耳回国。从某种意义上说,怀嬴是重耳人生道路上最重要的人物。这位怀赢有刚烈之气,重耳曾因怀赢是自己的侄儿媳妇,而颇有轻蔑之感。但怀赢自来受秦穆公之宠爱,对重耳之态度非常不满,以理相抗,以言相劝,劝得重耳回心转意,秦晋之好自此建成。

季隗、齐姜、怀嬴这三个重要女人,重耳成为晋文公后,都将他们迎到晋国。这三个女子对晋文公之忠诚,也必在后宫之中有所体现,史书中未曾提及晋文公的后宫有过任何变故。最关键的问题在于,她们三人在晋文公人生中如此重要,却并未因此而有争宠夺储之事发生,晋文公的王后,乃是另外一位女子,名为逼姞,也就是后来晋襄公的母亲。晋文公的这些女人们,在后宫中的关系,多半不像后世宫斗剧那般激烈,反而可能是和睦相处。后宫的绝对稳定,才可能给予晋文公更多时间征战四方。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