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吴起、商鞅、苏秦、张仪……看这些风流人物如何主宰战国走向

最大的特点是贵族(封国与封国)等旧秩序之间的争斗的话,那么战国,平民则全面崛起,知识成为最重要的主角——无论是平民出身的吴起、苏秦、张仪,还是贵族出身的商鞅、孟子、韩非子,其身份都不再重要,其身上拥有的知识,即“本事”才重要——在这一时期,列国君主都成了配角,谁能领风骚一时,皆在于他所任用的人的本事。

;而那个春秋初期最为强大的,第一个吞并他国,并带头轻蔑周王的郑国也彻底灭亡了;春秋时期霸权最长的晋国则从内部瓦解,一分为三;另外一个是越国,被楚国吞并。当然,就重要程度来说,这个后起之秀远远比不上齐、郑、晋。

,这个干掉春秋最后一霸吴王国的新兴国家。

吴王国覆亡之后,勾践的两位智囊中的一位——范蠡(他一直在姑苏城陪伴勾践受苦受气),即行逃走,临逃走时写了一封信给另一位智囊文种(他担任宰相的职务,负实际政治责任,越王国在他手中复兴),信上说:“飞鸟射尽,良弓收藏。狡兔死尽,猎狗被杀。勾践颈项特别长而嘴像鹰嘴,这种人只能共患难,不能共安乐,你为什么还不离开呢?”

,这使齐国和鲁国都大为震恐,不得不谨慎而恭敬地对待这位言语不通,衣服不同,礼仪也相异的野人头目。

。越王国像暴风下的沙堆,不断的层层吹散,最后一扫而光。晋国却像烈日下的冰山,经过漫长的时间,最后全部蒸发。

赵无血阝派遣密使潜入联军营帐,向韩虔、魏驹分析当前的形势:“荀瑶的欲望没有止境,人人皆知。在力量相等的时候,韩、魏二家还要割地给他,如果赵家灭亡,你们有什么把握能分到土地?即令分到,你们又有什么把握不再吐出来?即令不吐出来,你们又有什么把握不再被继续勒索?不如我们三家联合,瓜分荀家。赵家死而复生,永远感激你们救命大恩,你们也自此永远免除被并吞的恐惧。”

国君。跟鲁国三桓、晋国三晋一样,齐国政权在纪元前5世纪便落到田姓大臣的家族手中,经过数十年的经营,到了纪元前389年,田姓家族的族长田和仿效三晋的办法,把贿赂送给洛阳周王国的周安王姬骄,姬骄发挥了周王朝国王最后一次剩余价值,下令擢升田和当齐国国君。齐国原来的国君齐康公姜贷,则被放逐到海边的一座小城。十年后的纪元前379年,姜贷逝世,周朝开国元老姜子牙开创的姜姓齐国彻底灭亡。

也随即完蛋,它位置在华北大平原的中央要冲,春秋时代是晋楚两大长期霸权必争之国。晋国灭亡的次年(前375年),韩国向它进攻,首府新郑(河南新郑)陷落,郑国灭亡,韩国就把首府从平阳(山西临汾)迁到新郑。

即梁惠王,孟子曾游说之)资质平庸,他不但放走了孙膑,还放走了商鞅。此是后话,先说孙膑的师兄庞涓。

——魏国的强盛与衰亡,都与他有着密切的关系。

夏王朝末代君主桀帝姒履癸,东有济水(发源于太行山,东流注入渤海,现在河道已被黄河所夺),西有华山(五岳之一),南有伊阙(洛阳南郊关隘),北有羊阳阪(山西平顺东),结果被商王朝灭掉。商王朝末代君主纣王子受辛,东有泰山(五岳之一)。西有孟门(河南辉县西大行山关隘),南有黄河,北有恒山(五岳之一),结果被周王朝灭掉。魏国如果政治腐败,同舟共济的人都可能成为敌人。”魏斯欣然接受这个十分不顺耳的勉励。

大为恐慌,公叔痤是一个精明透顶的政客,他像演戏一样进行他的权力斗争。

纪元前338年,秦孝公赢渠梁逝世,他的儿子赢驷继位,是为秦惠文王。怨声载道的愤怒垃圾群,包括秦惠文王赢驷的皇家教师公孙贾和赢虔,他们乘机反扑,指控公孙鞅谋反,公孙鞅遂受车裂的酷刑处决。儒家学派一直用这个悲惨结局,告诫后世的政治家,万万不可变法。

魏国这次受的打击十分沉重,把吴起辛苦开辟的河西疆土(陕西北部)全部丧失给秦国。首府安邑(山西夏县)跟秦国只隔一条黄河,失去安全保障,只好向东迁到300公里外的重镇大梁(河南开封)。

,主张从北到南,各国缔结军事同盟,共同抵御秦国的侵略,秦国如对某一国发动侵略,即等于向所有的盟国侵略,各国同时出兵作战。

,主张从西到东,各国同时跟秦国签订友好条约,保持双边的和平关系。

所以15年后的纪元前318年,这时各封国都已改制为独立王国,魏、楚、韩、赵、燕五个王国痛恨秦王国乘着盟约瓦解,不断向东扩张,于是再缔结第二次合纵对抗盟约,推举楚怀王芈槐担任纵约长,集结五国联军,进攻秦王国东方边界重镇函谷关(河南灵宝东北)。

——严格意义上来说,这时才真正到了战国七雄并立的时代,可惜,此时的秦王国已经强大到令人咋舌的地步,其他六国灭亡成了迟早之事……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