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城濮之战就是诡计战的鼻祖

城濮之战

城濮之战的开始有其必然性,楚国北进之心迫切,晋文公入主晋国后,想要超越晋献公的武功,就必须要对诸侯列国彰显晋国力量。中原小国数年间在齐桓公的庇佑下,渐有依赖之感。而齐国自桓公死后,内乱不止,楚国对中原的作战更加频繁。

晋献公当年征伐的国家,大多在黄河东西沿岸、太行山以西区域。所谓“并国十七,服国三十八”,大多是征服的犬戎部族。晋献公对中原的窥伺之意,尚未完全展露。晋国真正的进入中原,其实正好就是晋文公时期。

晋文公进入中原的目的,非常明确,就是要向晋国世族和卿大夫们,尤其是拥护自己的那些有功之臣封赏更多土地。晋楚争霸的最好时机已经来到,城濮之战终于拉开序幕。

楚成王及诸侯围宋

《史记》载:四年,楚成王及诸侯围宋,宋公孙固如晋告急。先轸曰:“报施定霸,於今在矣。”狐偃曰:“楚新得曹而初婚於卫,若伐曹、卫,楚必救之,则宋免矣。”

楚国北进中原,要打的第一个诸侯就是宋国。宋楚之间的仇怨在宋襄公时期就已经产生,当时的宋国意欲借齐桓公去世之机称霸中原,却被楚国打破了美梦,楚宋之间因此交恶。宋国在中原本来就是个不算特别强大的诸侯国,面对气势汹汹的楚国联军,只得向晋国求援。

曹卫两国正好是楚国盟友

晋国出动大军,选择曹卫两国作为攻打对象,这两个诸侯国就是两个倒霉蛋,当年曹共公的偷窥,卫文公的无礼,很早就是晋文公心中之刺。重要的是,曹卫两国正好是楚国盟友,在宋国耀武扬威之际,哪里知道自己的老窝都被晋国给端了。

“於是子玉使宛春告晋:请复卫侯而封曹,臣亦释宋。”楚国以缓兵之计,希望晋国放缓救援宋国的步伐。当时宋国国都已被包围数日,曹卫两国都城已破,曹卫两国对楚国无关痛痒,但楚国北进的目的却已达成,如果此计得逞,楚国撤兵宋国,并以威势逼迫宋国,宋国必倾向楚国,晋国则损失盟友,曹卫两国也得以保存,楚国才是这场战争的最大获利者。

楚国的诡计显然没有逃过晋国朝臣的法眼

楚国的诡计显然没有逃过晋国朝臣的法眼,主将先轸将计就计,私许曹卫复国,却又扣压楚国使臣。曹卫两国本来已经国破家亡,命运掌握在晋国的手中,如今得以复国,自然感恩戴德,倾向晋国。这是城濮之战开战前的双方交手,晋国胜。

开战后,晋国退避三舍,以感谢当年楚国礼遇晋文公之恩。晋国此战中的作战将军,每个都是善用诡计的人物,开战之时,下军佐胥臣率便将所部战马全部蒙上狰狞虎皮,冲击楚君右翼的陈蔡联军 ,陈蔡联军直接就被迎面冲杀过来的老虎给吓傻了,军队一触即溃,楚国右军乱作一团。

晋国上军将栾枝直接将旗帜拖拽,假装撤退逃跑,战场上灰尘漫天,楚国主将子玉自以为是,不顾及右军之败,命左军追击晋军,陷入包围圈中,终致楚军大败。子玉尚有自知之明,见左右诸军皆自溃败,率残兵撤退。此战而后,过去的面对面的正面战场,逐渐不再是传统的作战方式,诡战层出不穷,春秋无义战,说的也便是春秋战争的性质,不为百姓,皆为称霸而已。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