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尽东其亩是最古老的经济制裁之一

尽东其亩是最古老的经济制裁

公元前589年,晋国与齐国在齐国鞍地发生了一次战争,史称“鞍之战”。

战争开始,齐国的国君顷公自恃其勇,根本不把晋国人放在眼里,兵士不及吃早饭,战马没有披甲就冲向敌阵。而他的对手晋、鲁、卫、曹联军,同仇敌忾,万众一心,个个拼力死战。尤其是主将郤(音xi)克,他与战车御手解张都受了箭伤,血液从车上流到了地上,仍然相互鼓励,冒矢前进,擂鼓不止,奋勇杀敌。在他们的带领鼓舞下,联军势如排山倒海,齐军不能抵挡,纷纷四散奔逃。由于轻敌冒进,齐顷公差点被晋军活捉,幸亏为他驾车的逢丑父和他换了衣服假扮他,才避免了当俘虏。

(鞍之战示意图 图片来源于百度)

齐军大败,晋联军乘胜追击,一路东进,直至齐国的都城临淄。齐顷公被迫遣使向联军主将郤克求和。

齐国派遣上大夫国佐,拿着灭纪所得的甗(音yan)和玉磬,来到郤克大营,并愿意把侵占的鲁、卫两国的土地还回去。郤克却提出了两个条件:“必以萧同叔子为质,而使齐之封内尽东其亩”。这是两个令齐国难堪的条件,答应了,辱国丧权;不答应,刀兵相加,难以求和。

面对如此局面,国佐不卑不亢,有勇有谋,有理有节,既维护了齐国的利益,又达到了求和的目的。

在刚进晋营时,郤克盛怒以待,国佐却表现的很谦恭。听到郤克说出让萧同叔子做人质,他立刻大怒反击,直接指责郤克的无礼行为,说,萧同叔子是国君之母,齐国和晋国是地位相同的两个国家,我们齐国国君的母亲就是你们晋国国君的母亲。以国母做人质是不孝,难道一个不孝的国家还能够号令天下诸侯吗?国佐这话,让郤克哑口无言,因为这合乎当时的礼法。春秋时期,虽然征伐掠夺不断,但表面上大家还拥护周天子的共主地位,天子是君父,诸侯是臣子,相互之间如同兄弟,兄弟同母,合乎礼义。

接下来这个条件谈判起来就有些难度了,“尽东其亩”,也称“垄亩东行”,就是把土地由南北向改为东西向。为了最充分地利用阳光,高纬度地区庄稼都是南北成行,改为东西行,粮食产量会大大降低。答应了这个条件,齐国的国力会因此而大大削弱,从此退出强国之列,成为晋国的附庸。很显然,这是一项对齐国的长期的经济制裁,接受了,和失去国家差不了多少。

面对如此险境,国佐改变了说话的语气,说,垄亩纵横,取决于自然地势,你们强行让我们改变,是不是为了晋国的兵车能够顺利到达?如果这样,我们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们不允许讲和?

郤克在萧同叔子问题上被国佐折了锐气,想在这儿找回来,说,攻破临淄城,不过是旦夕之间的事情。我就是不允许你们讲和,你又能怎么样?

国佐不再是怒不可遏,而是放缓语调却掷地有声地说,若真是这样,那我们齐国就趁着现在还有国家,和你们决一死战!

在这里,国佐是避实就虚的。“尽东其亩”,打击的是齐国的经济基础——农业,摧毁的是齐国人的信心——接受屈辱的条件!但国佐不接这个茬,而是说“兵车之利”。我们可以想一想,“尽东其亩”,晋国的车马固然可以迅速到达齐国讨伐,难道齐国讨伐鲁卫这些晋国的盟国就不能快速直达吗?所以说,仅仅是车马的便利是双方的,不仅仅属于晋国。既然提出条件,就表明晋国不是灭亡齐国一个选项,你有讲和的可能,我有继续战斗下去的决心,谈判桌前我们就有了平等的地位。讲和终于成功。

齐顷公耻其兵败,吊死问丧,勤政爱民,终于令晋国胆寒。晋国害怕齐国报仇,谎称齐国恭顺可嘉,反而逼着鲁、卫等国给齐国土地。可见,古今强盗都是一样的,要想让他讲理,自己首先要挺直了腰杆!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