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正史中的女子复仇故事:为报父仇,先入狼窝

“喏,小姐,就是那个人。“丫鬟玉春指着不远处的人对她说。

她是前扬州刺史王广的女儿,史书上没有留下名字,我们暂且叫她王女吧。此时的王女正经受着城陷父亡的痛苦。扬州城被蛮人梅芳攻占,父亲战死,她作为战俘,和丫鬟玉春等人一起进了梅家,成了仇人家的下人。从富家小姐到战俘下人,这中间的落差她倒没觉得怎样。从小,她就是一副假小子脾气,对小姐那套规矩很不感冒。如今,不过是多干点活罢了,这点小事难不倒她。只是,父亲的仇什么时候才能报呢?她进梅家的目的就是找梅芳,报仇。破城之日,听说父亲被梅芳杀死,她本来有机会逃出去,可她选择了留下来。她要报杀父之仇,要亲手杀死梅芳。

“那人就是梅芳,就是他杀死了老爷。”玉春继续说。

王女顺着玉春说的方向望去,那是一个中等身材的男人,瘦瘦的,很精明的样子。尽管离得远,看不清长相,王女依然能感觉到梅芳的气场,属于那种让人生畏的人。不过,她不怕。从小到大,她怕过什么?爹爹说她是天胆。

想到爹爹,王女心里一阵难过。听说爹爹死的很壮烈,也很惨,几十条枪刺下去愣是没有倒下,但是,但是……王女不敢想下去。听说,爹爹的头被砍下来挂在城墙上,都是这个梅芳的主意。想到这里,仇恨再次涌上心头。她一定要报仇!

仇人就在眼前。王女眼珠一转,知道该怎么做了。她端起重重的木盆,装作不小心绊倒的样子,木盆掉了,她顺势一歪,也跟着倒下去,头碰到旁边的一个木头桩子上,血瞬间流了出来。

“小……”玉春惊呼。

“嘘,”王女手指贴在嘴唇上作禁止状,“不要暴露我的身份,吸引梅芳的注意力。”她低声说。

玉春点点头,硬生生将“小姐”这个称呼咽下去,“小心,”她扶起王女,望着她流血的头,大声惊呼:“哎呀,你流血啦!”

王女摸摸头,看一眼手上的血迹,夸张地大叫一声,假装晕了过去。玉春则配合地大声喊叫着:“快来人啊,有人晕过去了。”

一群人,包括梅芳在内,被王女和玉春吸引过来。

梅芳望着晕倒的王女,“真是个美人。”他心里赞叹道。他是个将军,虽说是蛮人,却崇拜曹操,尤其羡慕曹操行军打仗同时尽收美女的行为。因此,在他打胜仗的地方,也采取同样的做法。眼前这个女子,自己从来没见过,应该是最近才来的吧。你看她,虽然脸色苍白,却掩饰不住少女的光辉,额头那一抹血迹,仿佛是刻意画上去的梅花妆,别有一番风韵。

梅芳让人把王女抬到他的房间。他没有看到,离开前的王女和玉春心照不宣地微微一笑。

要说这梅芳对王女也够宠的,只要不出格,她要什么他就给什么,她说什么,他就答应什么。

这一天,梅芳要去暗室练功,王女也想去。

“暗室到处是兵器,你一个女人家去那种地方干什么?万一磕着碰着,可不是闹着玩的。”

“人家就是好奇嘛,”王女装出很神往的样子,“我就看一眼还不行吗?看一眼就出来,绝不打扰你练功。”说着,她扯着梅芳的胳膊晃动了几下,“你就答应人家吧。”

梅芳终于禁不住王女的软磨硬泡,第一次带女人进暗室。

暗室很大,四周布满各种各样的兵器,中间是一块宽敞的空地。说是暗室,其实一点也不暗,灯光照得很亮堂,只不过是在地下,人们习惯上这样称呼罢了。

王女表现出惊讶又好奇的样子,在兵器架间走来走去,看看这个,摸摸那个,不时发出赞叹声。

“别乱摸,小心伤到手。”梅芳警告她,“那些兵器很锋利。”

在一把宝剑面前,王女停下来,伸手将宝剑摘下来,拿在手里把玩。梅芳刚要阻止,只听王女说:“我听说,宝剑中干将和莫邪最厉害,不知将军这把剑怎么样?”

“你还知道干将、莫邪剑?”梅芳有些吃惊地望着王女。

“是啊,我以前在书上看到的。”

梅芳的心里多了些警惕。这个女人似乎不像她表现出来的那样简单。

王女看似无心地拿着剑比划着玩,左右、上下,边比划,边格格地笑着说“好玩”。忽然,剑锋直奔梅芳。

“干什么?你疯了!”梅芳大声呵斥,出于本能地躲闪、还击。

“拿命来!”王女一边说一边挥剑。

可她哪里是梅芳的对手,没几下就反手被擒。

“为什么背叛我?”梅芳又急又气地质问道。

“背叛?”王女笑了,“父仇不共戴天,你说我背叛你?可笑!”

梅芳被王女说糊涂了。“你到底是谁?”

“我是王广的女儿。破城之日,我本该追随父亲一同死去,但我苟活了下来,就是为了报仇。报仇,你懂吗?我只恨自己没本事,不能杀了你,不能把你的头挂在大街上示众。”王女说完,抽回宝剑,对着自己的脖子就要抹下去。

梅芳一个箭步冲上去,将王女手中的剑弹开。尽管刚才这个女人差点杀了他,他还是不愿看着她走向死路。

“干嘛这么急着死。活下去不好么?我对你这么好,难道你就不能放下仇恨吗?”

“放下仇恨?”王女冷笑道,“开玩笑。如果是我杀了你父亲,你试试能不能放下仇恨。天天睡在仇人身边,想想我都讨厌自己,恨不得杀了自己。”

这个女人被仇恨蒙蔽了双眼。梅芳心里想着。看到她决绝的样子,他知道,再说下去也是徒劳。叹一口气,他离开了。

暗室里只剩下王女自己。她神色凄然地跪在地上,喃喃地说:“爹爹,女儿没用,不能给你报仇,只好尾随您去了。”说完,拿起宝剑对着脖子抹下去。

《晋书列女传》中的故事。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