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走陵记 | 孤想者的幻梦

时光潋滟,记忆缱绻,纠缠着逶迤在心底的那道情愫挥之不去,仿若前世光阴,画面那么模糊,却又如此真切,现实那么空白,却在脑海真实存在,是那碗孟婆汤未曾一饮而尽,幽幽的留下了上一世那个瞬间吗?如同邂逅一人或遭遇一事,极其熟悉却又不知从何谈起。

落足贞西,日光倾城,云散在天边,从坡底向半山走去,齐腰的荒草随风轻扬,呼呼作响,除了风声,万籁俱寂。

涉过草,向上走,远远地、真正的看到它们时,我的内心平静无澜,没有一丝急不可待,历史遗落的世界,温存久远的梦境,眼前的画面不就是那个“一瞬间”吗?它就那样极不真实的如期而至了。

平静的心感动地默默凝望,就如朋友在佛的涅槃处不知所措的泪珠两行。时空交错,韶光憔悴,这一刻,那段辉煌的历史与这座陵墓的主人已不为我所念,而这片荒山与斜歪着的两座石狮却令我无比动容,光阴风声鹤唳的走了,你等我等了千年,而我终于来到你的身边。

忆起上次雪夜到访,夜色欹旎,天地肃煞,未曾陪他们共坐幽篁,未曾与他们浅吟低唱,回忆散落时,只怨时光走的太匆忙。

今日酷暑中重逢,仍是惊鸿,矮草很绿,稻草开花,满目的白色黄色随风摇曳,风的影子如灵蛇般逶迤在山谷。

这对孤狮依旧默然守候,他们能看到彼此吗,就像吵了架的小夫妻,一个仰望着天空的容颜、一个俯视着山下的大地,或许是我们打扰了“他们”吧。

一梦千年,微醺在这一场与世无争里,笔落画本,丹青难绘,太绿了、太写实,但此时的我理解了蔡老在看我画时说,能不能给历史一点希望。

石狮是那么孤独的守望,而我们为什么而孤独呢,渐渐认识了“一场游戏,一场梦”。

速写 / 杨杰 , 文 / 杨杰(月光修正)

志合者不以山海为远,道乖者不以咫尺为近。故有跋涉而游集,亦或密迩而不接。

如喜走陵访古 欢迎加入我们

入微信群(联系微信号:huafutang)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