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千古一帝李世民:决胜神州 之 虎牢定天下(3):水滴石穿

请先复习一下上两集哦

虎牢关前,窦建德摆开数万人的军阵,延绵几十里,鼓声震天。

而李世民带领的唐军,只有三千五百人。

此时,李世民的战略很简单:第一,骄兵必败,对方人多,而且轻敌,可能会有机会;第二,一般到了午饭前后,部队比较松懈,到时候可以抓住这个机会;第三,这会儿可以先小规模打打。

李世民不紧不慢打到了中午,夏军整个上午都列队摆阵,又饿又累,想着去吃了午饭,下午继续打。这时,李世民判断机会来了,派三百骑兵诱敌。夏军一看唐军又出战了,便纷纷迎敌,但此时夏军非常松懈,所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这会儿夏军被折腾了一上午,所以漫不经心,前军阵型暴露出空隙,这时,李世民率领唐军三千铁骑突然倾巢冲出,从敌兵阵型空隙处过河,直扑敌阵。

这个机会,是李世民等了一个上午的,而李世民的特点就是速度快,夏军仗着自己人多势众,哪里想到李世民带着这么点人居然真敢杀过来,顿时傻了,等到反应过来,唐军已经杀到了夏军阵前。此时,窦建德正在和群臣开会,根本没想到李世民就这么杀过来了,军营里面的顿时乱作一团,夏军的骑兵想要迎敌,可是周围乱哄哄的全是开会的大臣,根本来不及组织有效的防守。而李世民麾下的各个将领,包括李世民自己,都非常勇猛,一路冲杀,夏军群龙无首,主帅、将领都不在岗,现在唐军杀进来,将领找不着部队,士兵找不着将军,当下溃败。

李世民是极为善于抓住机会的,看到快攻见效,立刻带着几员猛将,把唐军的军旗卷起来,扛在身上,一口气冲到夏军的军阵最后方,打开唐军旗帜,大喊夏军败了。夏军这会儿正找不着领导呢,回头一看唐军旗帜在阵后飘扬,以为整个军营都被占领了,心理防线顿时崩溃,纷纷扭头就跑,溃不成军。

此时此刻,身为统帅的窦建德也控制不了局面,只能跟着逃跑,终被唐军俘虏。

大boss束手就擒,虎牢关之战,就此结束。

事后统计,虎牢关之战中,唐军消灭敌军三千,投降的夏军有五万,逃跑的有五万。这些数字充分说明,虎牢关之战并不是一场恶战,而是李世民选择了绝佳的时机,快速穿插入夏军军营,摧毁了军队的指挥系统,使敌方无法组织有效反攻,最终俘虏敌方统帅,获得战争胜利。

这个过程,特别是李世民率几位将军卷起军旗穿插入敌军阵中,来去自如的情形,像极了《三体》中,三体世界以一个水滴探测器,毁灭了几乎所有星际战舰的末日之战。

但李世民毕竟不是外星人,以少量军队穿插入敌方几十万大军中,其实也是万分凶险的。

举两个例子:第一,当时唐军将领之一,淮阳王李道玄,是李世民的堂弟,不满二十岁,在这一战中,跟随李世民冲锋陷阵,从阵前直冲出敌阵后方,又重新返回冲入阵中,几次进出后,中箭无数,被射成了一只刺猬,却依旧勇猛杀敌,可见当时夏军阵中枪林弹雨,还是相当危险的;第二,在这场战役中,李世民的坐骑青骓身中五箭而亡,这五箭均在冲锋时被迎面射中,但多射在马身后部,可见骏马飞奔的速度之快,也可以想象当时的情势。

夏军很快就骑马追上来,李世民便回头拉弓放箭,看谁先追上来,就射谁,而且百发百中,谁追上来谁就被射死。如果有来不及射死的,全被尉迟敬德几招之内干掉。追兵被这两个人搞得彻底懵逼了,又想追,又不敢追,拖拖拉拉,不知不觉就进了唐军的包围圈,最后唐军一拥而上,大败夏军,顺便还捉了两员将领。

就在虎牢关之战当天,李世民看到夏军延绵几十里的军阵时,并不惊慌,当时,王世充的侄子王琬也在夏军中,骑着隋炀帝的青骢马,甚是威风,李世民看到了说:“他骑的真是匹好马!”。()

李世民其实未见得真的要那匹马,但尉迟恭一听,就要去帮李世民把马抢过来。李世民觉得尉迟恭胡闹,便劝他说:“怎么能为了一匹马损失一员猛士呢?”尉迟恭不听,带着两个将领,三人骑马直冲入敌阵,活捉了王琬,牵着他的坐骑奔回唐营,把夏军直接吓傻了。由此可见,在虎牢关之前的一个多月中,唐军和夏军之间的小股战斗,史书只是记载了窦建德一方“战数不利”,但估计李世民把夏军虐得半死,让也曾身经百战的夏军充分领教了其玄甲军的英勇,才会在李世民攻入夏军军阵时,心理防线最后崩溃。

因此,虎牢关之战是李世民参与的战斗中的经典,体现了其军事思想的精髓:以强大的战斗力为基础,以“快”字为核心,善于抓住机会,善于谋划,执行力强。

虎牢关之战的结局非常简单:李世民把窦建德装入囚车,运到洛阳城下,洛阳城本来已经是内无粮草,全靠死撑着等救兵。王世充登城一看,靠,原来窦建德这么脓包,自己好歹还撑了好几个月,窦建德居然这么快就被抓了,于是无奈之下,只能投降。

至此,因为李世民在虎牢关的以少胜多,本来腹背受敌的唐军,意外地同时平定了中原大地最大的两股割据势力,从此统一天下已成定局。

而彼时只有23岁的李世民,一战擒两王,声威震天下,一代战神,无人能敌。

To be continued。。。

PS:明日继续更新《千古一帝李世民:决胜神州 之 虎牢定天下 (4·完结篇)》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