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娃娃姻缘:大婚最早的皇帝原来是为了政治

娃娃姻缘:大婚最早的皇帝原来是为了政治

大婚,是近年来被广泛应用的一个喜庆词语。但凡有头有脸的人物结婚,往往被称之为大婚。然而,在古代,大婚可是不敢随便乱用的,只有那些高高在上的天子和诸侯王结婚才能叫大婚。如今,帝制取消了,封建做古了,思想解放了,人权平等了,这个曾经专供皇帝和诸侯王使用的专用名词,谁都可以自由地用上一回了。

但是,现如今,无论谁与谁大婚,不管场面如何火爆,有一点却不能逾越,即严格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各项规定,双方均达到法定年龄(男,22;女,20)后,才能注册结婚。与现代的婚姻相比,古代皇帝尤其是那些登基较早的娃娃皇帝或少年天子,他们大婚时的年龄相对要小一些,一般在十六七岁。然而,历史上也出现了不少不足十六岁就大婚的皇帝,如清朝康熙皇帝十四岁大婚,西汉昭帝刘弗陵十二岁大婚,当然,这都是政治需要。更有甚者,北周静帝宇文阐、元朝宁宗懿璘质班大婚时年仅七岁,堪称成为中国历代皇帝大婚史上的奇观。

宇文阐和懿璘质班,虽然朝代不同,民族不同,但他们的婚姻步调却相当一致。其一,他们都是七岁登基;其二,他们都是七岁大婚。虽然同是七岁,但还是有些差别。据《元史》记载,懿璘质班生于泰定三年(公元1326年)三月,至顺三年(公元1332年)十月即位,同月册立答里也忒迷失为皇后。而据《北史》记载,宇文阐生于建德二年(公元573年)六月,大象元年(公元579年)二月即位,七月立司马令姬为皇后。二者比较,懿璘质班六周岁零七个月做了新郎,宇文阐六周岁零一个月成为丈夫,宇文阐无疑是中国历史上大婚时年龄最小的皇帝。

宇文阐(公元573—581年),原名宇文衍,北周宣帝宇文赟长子。大象元年(公元579年)正月,宇文阐被立为皇太子。二月,宇文赟禅位于宇文阐,做起了太上皇。当年七月,宇文赟将司马令姬册立为宇文阐的皇后。北周皇室属鲜卑族,尽管鲜卑族有早婚的传统,但宇文赟之所以急于给儿子操办大婚,原因有三:其一,宇文赟荒淫无度,身体垮塌,自知不久于世,临死前想了结这桩心愿。其二,宇文赟同时拥有五位皇后,他急着给儿子立皇后,应该说是这种“皇后情结”在作怪。其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即以此削弱杨坚的势力。

杨坚的长女杨氏原是宇文赟的太子妃,宇文赟即位后,杨氏被立为皇后,杨坚也随之成为国丈。由于身份特殊,战功卓著,杨坚在朝中的势力越来越大。为了防止杨坚代周自立,宇文赟便通过为儿子册立皇后,大力提拔另一位国丈,即司马令姬的父亲司马消难,使两位国丈彼此争衡,便于儿子从中得利,进而巩固北周的江山社稷。宇文赟的想法是好的,但宇文阐毕竟是个孩童,根本不是杨坚的对手。大象二年(公元580年)五月,宇文赟病逝,杨坚制造伪诏强行辅政,以至于“上柱国、扬州总管、隋公杨坚为假黄钺左大丞相,……百官总己以听于左大丞相”,不久“隋公杨坚都督内外诸军事”,宇文阐无疑成了摆设。

在权力面前,但凡有野心的人都想从中分得一杯羹。作为当朝国丈,司马消难一则出于对权力的争逐,二则出于对女婿的保护,因此对前朝国丈杨坚极其不满。七月,司马消难举兵讨伐杨坚,杨坚“命襄州总管王谊为元帅,发荆襄兵以讨之”。无论从实力上,还是从威望上,司马消难都难与杨坚有一拼。所以,当司马消难闻王谊大军将至时,不得不“夜率其麾下,归于陈”,一代国丈竟然流落到异国他乡。大象元年(公元580年)九月,杨坚以司马消难“奔陈”为由,首先将皇后司马令姬废为庶人。此后,杨坚便加快了代周自立的步伐。

三个月后,傀儡皇帝宇文阐迫于杨坚的淫威,诏令“杨坚进爵为王,以郡为隋国”。大定元年(公元581年)二月,宇文阐被迫逊位于杨坚,“居于别宫”,存活了二十四年的北周政权宣告灭亡。杨坚即位后,改国号为大隋,封宇文阐为介国公,“邑万户,车服礼乐,一如周制”,并准许他“上书不称表,答表不称诏”。但是,这些优待措施不过是杨坚给宇文阐的空头承诺,因为自始至终“有其文,事竟不行”。然而,这样的日子也没过上多久。三个月后,也就是隋开皇元年(公元581年)五月,宇文阐被杨坚“潜害”,时年九岁,谥号静帝。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中国历史上大婚最早的皇帝,就这样悄悄的离开了人世。皮之不存,毛将焉附?!那位被废为庶人的司马令姬,在国破家亡之后,为了谋生,不得不改嫁他人,“后嫁为隋司州刺史李丹妻”。这对中国历史上最年轻的帝后,他们的人生遭遇和命运波折让人扼腕叹息;而那位为了延续皇后情结,为了抑制外戚势力,一手操办幼子大婚的宇文赟,最终用亡国的代价为他的荒唐行径埋单。《北史》称北周灭亡“斯盖先帝之余殃,非孺子之罪戾也”,还是客观公正的。大婚,可以影响政治,但不能决定政治。

(本篇完)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