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新东方教父俞敏洪差点死无全尸?张北绑架杀人团伙

作者:萨沙

本文章为萨沙原创,谢绝任何媒体转载

【萨沙讲史堂第三百五十九期】(你不知道的大案第39讲)

萨沙经常说,在中国也好,在外国也罢,富人都是有危险的。外国的歹徒通常要钱不要命,中国的歹徒通常不守规矩。今天说一说新东方教父俞敏洪被2次绑架、差点遇害的故事。听萨沙说一说吧。

留学教父俞敏洪,早在2011年就有10亿美元的身价。老俞是老萨的同乡,江苏江阴人。1个农家孩子经过三次高考,才考取北大;北大期间是著名的差生,被班上同学取笑;班上男女比例一比一,却从没被1个女同学正眼看过;他的爱人说当时追自己的人很多,每个条件都比老俞好。他之所以选择老俞,是觉得他太可怜;毕业后申请留美失败,被迫留校做一个普通老师,整天被媳妇骂没用;为了赚外快好赚足去美国留学的学费,去校外兼职被北大发现,得到严厉的校内处分;被迫辞职从事民办学校,几起几落,呕心沥血最终创建新东方,后来还在美国上市。

俞敏洪一生跌宕起伏,经过很多大风大浪。最大的1次风浪,就是他2次被绑架差点送命的事件。

萨沙个人很喜欢老俞,这老小子有一种嬉皮士的味道,也能笑看人生。他的一生可不容易,历经各种可怕事件,完全靠他的韧性好坚持下来。

如果换成别人,恐怕早就吓尿放弃了。

在北大被全校通报处分(自文革以后第1次用大喇叭向全校宣布,还公示1个月),老俞已经没有留下的可能,只能离校了。

1991年底,俞洪敏从北大辞职,很快宿舍也被收回了。老俞是个孝子,他的母亲曾经说:你离开北大我就自杀。

没办法,只能瞒着母亲偷偷离职。

之前的工资和收入基本都在申请美国留学用掉了,老俞几乎身无分文。他和爱人只能租下1间10平方米的农民房。因没钱,爱人给房东的孩子做家教,这样房东少收一些房租。

俞敏洪在社会上的培训学校打工,很快发现观念相差颇大。这些学校根本不在乎教学质量,只在乎从学生头上骗钱。老俞认为这样开学校同行骗没有区别,萌发了自立门户的念头……最初的时候,俞敏洪和爱人两人常常在零下十几度的时候骑着自行车,四处刷小广告。老俞的性格随和、文弱 ,很多人说他是软弱的书呆子。老俞爱人倒是性格强硬,在很多关键时候往往比老俞还顶的住。夫妻2个人拼了命,这个小小的培训班的生意,逐步好了起来。

上世纪90年代初期,整个培训市场刚刚起步,一片混乱,五湖四海什么人都有。相互竞争中,大家都各显神威。

先是覆盖竞争对手的广告,然后干脆撕掉。

生意略好以后,俞敏洪忙于授课,雇佣了1个小伙子专门刷广告。新东方生意越来越好,别家眼红,决定教训教训他们。一天,这个小伙子贴广告的时候被人扎了3刀。老俞让爱人去医院照顾卧床不起的小伙子,自己则去报警。二三周过去了,案件始终没有进展。

老俞的1个同行偷偷告诉他:那个学校是北京人开的,朋友熟人很多。听说他早就打通了关系。。。

这件事情使俞敏洪一下子明白了,办1个班不是那么容易的,涉及到方方面面的问题。

没有办法,只能同样找关系。

俞敏洪是江苏一个农民的儿子,哪有什么关系。

老俞后来回忆,他只得到派出所门口等,看哪1个警察好说话,套上近乎之后,才约到所长。同所长见面之后,老俞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一个劲劝酒。结果自己连喝2斤多白酒,当场晕倒,呕吐物差点堵住气管。这倒是把局长吓得不轻,急忙将他送进医院。抢救6小时后,老俞才被救醒,他当场哭嚎“老子不干了,在再也不干了”。目睹此场景的局长,觉得老俞这人实在又可怜,瞬间被打动(这不是和老俞的爱人一样吗),决定帮助他。

百折不挠,又赶上了好时代,终于逐步出头了。1993年,31岁的俞敏洪正式创办了新东方。不错,教室就是那间10平方米漏风的违章建筑,学生只有13人。

初创的时候的,俞敏洪是极为艰难的,尤其经济上就是极度的困窘。

俞敏洪四处筹钱办培训班,很多班只得都办在大杂院中。

期间,老俞租用了1个大宅院,办了几期班。房东叫做张北,是北京本地人。因这个关系,2人就认识了!张北经常把房子租给搞这些的老师们,赚一笔钱。通过和俞敏洪的接触,张北觉得俞这人还不错,按合同办事,做事也仗义。

有1次,张北急于用钱。他同俞敏洪商量,能不能提前支付未来几个月房租。

一般人自然不会给,老俞想都没想,爽快的给了。

乘着留学大潮,新东方发展的很快,没多久就搬出了张北的大杂院。让俞敏洪没想到的是,和张北短暂的几次接触,差点让他付出生命的代价。

张北是1个歹徒!20多岁的张北,罪行累累。

这家伙是北京的地痞流氓,什么都干过。

他的邻居回忆,张北上小学三四年级时,就开始勒索更小的孩子。如果哪个孩子不给他钱,张北捡起砖头就砸,打出血才停手。到了中学,张北就开始和一群不良少年混在一起。他经常打架闹事,甚至动刀子。还不到20岁,张北就进出过很多次公安局,拘留过无数次。

为什么张北会这么坏?

除了天性恶劣以外,一说同他的家庭有关系。

张北的夫妻很早就离异,母亲不知去向。

他的父亲将只有几岁的张北丢给奶奶抚养,自己1周最多看儿子1次。

奶奶年老糊涂,对于孙子教育基本不管,只是喂饱而已。

张北在这种家庭中长大,本性的恶毒得到最大的纵容。

成年以后,张北更是越来越坏。敲诈勒索,坑蒙拐骗,无恶不作。1993年,为了和其他流氓打架,他从几个歹徒手中购买了2把自制手枪。结果,张北因其他事情被捕,身上搜出了钢珠枪。钢珠枪的威力不大,只能致伤不会致死,法院就没有重判。

当年,张北因购买、私藏枪支,判处劳动教养1年。

劳教对于流氓歹徒来说,叫做镀金,只是让他们接触更多的犯罪分子,变的更坏。

服刑期间,他认识了黑龙江歹徒曲云童,随后又认识了山东人王力滨等3人。

5人出狱以后,没有技能又没有钱,决定继续以犯罪为生。

以张北为首的这个5人团伙,经过反复商量,最终决定绑架杀人抢劫。

最初,只有张北和曲云童2人作案。

曲云童在东北老家买了麻醉针和催泪枪,带到了北京,准备动手。

1994年7月,张北和曲云童在东城区东四十条附近,骑自行车故意撞上刘某驾驶的高档轿车。

刘某大惊,急忙下车查看。曲云童倒在地上,张北骂骂咧咧的说:伙计,你怎么开的车,把我哥们摔得不轻。

刘某:这。。我真没看到。你哥们摔伤了没有?

张北:摔伤倒是没有,也没多大事,就是自行车链条掉了,不能用了。咋都是北京人,好商量。我们两人急着去办事,你帮我们送到苹果园去,然后给几包烟钱,这事就算了。我们不敲你竹杠。

刘某赶忙说:好好。

于是,曲云童和张北将自行车扔到汽车后备箱,一前一后上了车。

刘某是个老实人,做梦也没想到有人敢在光天化日之下绑架杀人。

他认为这2个人顶多是碰瓷勒索的小流氓,最多给几十块就可以打发了,哪想到他们居然是杀人犯。

副驾驶位置的张北,一路和刘某闲聊,以降低刘某的警惕性。

两人瞅准了一个机会,说要下车小便,让刘某把车停下。

趁刘某不备,张北突然将他按住。后座位置的刘某,迅速在他手臂扎了一针。这种麻醉剂平时是给兽医使用,用来麻醉牛马甚至黑熊之类大牲口的。如此大的剂量注射进去,刘某如何能够抵抗,几秒后就陷入深度麻醉。

没有多久,刘某呼吸停止,死了。

张北后来交代,本没想把刘某弄死,只是准备将他搞晕了扔在野外,把车抢走。因为2人都没用过这种麻醉剂,不知道什么剂量致死,意外搞出了人命。

2人发现刘某死了以后,也有些惊慌,毕竟是头一次杀人。商量一通,曲云童建议直接将车开往他的老家哈尔滨市,那里有人可以销赃。于是,2人将刘某的尸体装在后备箱中,将自行车扔到路边。

一路上要经过很多检查站,2人非常紧张。不过,警察没有打开后备箱检查,刘某的尸体没有被发现。开到哈尔滨以后,2人找了一个深夜,将车子开到江边。一个抬头一个抬脚,将尸体扔进松花江。

随后,曲云童将所抢的轿车,以 20万元价格卖给黑车贩子,得到的钱2人分掉。

刘某由此失踪,尸体再也没被找到。

轻松就搞到了20万(当时普通工人一年也就五六千工资),2个歹徒欣喜若狂。

之后几年,为了避避风,他们没有继续作案。

到了1998年,抢来的20万元早已花完,2个歹徒决定继续杀人抢劫。

此时,张北想起了曾经跟他合作办学的俞敏洪。俞已经创业成功,成为北京小有名气的人物。在1995年,新东方实现1000万的利润。

张北对曲云童说:这个人做生意做的很成功。他做事大大咧咧,经常把教师工资装在麻袋,直接放在家里。我看他家里最少有几十万。我们直接上门去,把他放翻,把所有值钱东西拿走。

曲云童立即表示同意!

俞敏洪传记中写道:1998年8月21日,对很多人来说只是个普通日子,在记忆的相册里没有留下一点图片;可是对于繁忙不堪的俞敏洪来说,这一天发生的点点滴滴,仿佛已经刻录在他大脑的硬盘里,是那么清晰而怪诞,像一幅浓浓阴影的抽象画。

当时俞敏洪独自住在北京上地小区,他的住宅在小区的三层楼上。

这一天,晚上下班后,俞敏洪带着同路的杜子华老师开车回来。因为自己住,懒得做饭,他建议在北体附近的饭馆吃完饭再回,“老杜,这两天干活挺累的,吃个甲鱼吧。”

两个人点了甲鱼,还喝了一点白酒,吃得酒足饭饱,心情愉快。

把杜子华送走后,俞敏洪独自到家已是晚上9点多了,他上了单元楼梯。

那是个没电梯的旧楼,二楼三楼连灯都没有。大多数情况下,俞敏洪都是摸黑爬楼。对于从小在江阴农村长大的俞敏洪来说,摸黑爬楼梯简直不成问题,就像小时候玩游戏。这一次俞敏洪还和往常一样轻松,懒洋洋地往上走。

----------------老俞和他的老婆。俞敏洪自称自己之所以下海,完全是被悍妻骂得。俞敏洪自己是农民出身,妻子是普通干部家庭,对昏昏度日的俞敏洪非常不满意,经常骂他没用。俞敏洪坦诚,如果没有妻子自己不会有今天的。遗憾的是,两人感情很快出了问题。俞敏洪驱逐太太那边的亲友出新东方,双方一度剑拔弩张(妻子说:“你要是把我和那帮亲戚赶出新东方,我一辈子不理你。”)。后两人离婚,老婆带着孩子移民了加拿大。至于老俞,男人一有钱,自然有女人贴上来。新东方老师最喜欢聊得话题是:俞敏洪的小三是如何上位的!

危险已经迫在眉睫了!2个歹徒潜伏在在俞敏洪家的楼道里,等着他回来。

很有犯罪经验的张北,让曲云童拧松了走廊感应灯。这样无论是俞敏洪还是偶尔路过的其他居民,都无法看清他们的样子。

他发现楼道内的感应灯不亮时,也没有什么警惕,认为可能是灯坏了。就在他准备开门的时候,黑暗中突然跳出2名男子,一前一后把他夹住了。这2个人就是张北和曲云童。

他们一人用仿真手枪,顶住了俞敏洪头部。还没等俞敏洪反应过来,张北掏出一个装有麻醉剂的针管,迅速扎进他的胳膊。这仍然是麻醉大牲口的强力麻醉剂。整个过程只有几秒钟!俞敏洪连一声惊叫也没有来得及发出,就昏迷过去了。张北2人一阵搜索,在俞敏洪的背包里找到了大门钥匙,大摇大摆的开门进入。他们将俞敏洪扔在床上,手脚都用布条绑了起来。

俞敏洪传中写道:

歹徒们一阵搜索,找到了俞敏洪家衣柜里面放着的220万元的现金。这大大超出歹徒的预料,他们高兴地几乎要跳起来。这200多万是新东方老师的一笔工资!俞敏洪向来大大咧咧,也没有什么安全意识。把巨款就这样拿回家,甚至家里连个保险箱都没有。 他曾经的朋友,后来的敌人徐小平和王强就曾经忠告他“不要老是弄一袋子人民币背回家发工资,迟早出事!”可是,俞敏洪这人固执到偏执,根本没有听过,这次果然出事了。

张北在公安机关供述时曾说,曲云童把200多万元装进包内后,发现俞敏洪还在喘气。曲拿起一根绳子,准备勒死他,被张北给拦住了。张北认为钱已经到手,俞敏洪又没看到他们的样子,没必要再杀人。

张北同俞敏洪也算认识,认为这人还不错,比较仗义,留他一条命算了。两名歹徒放过了俞敏洪,自顾自的走了。

一个多小时后,老俞才勉强苏醒过来,发现自己手脚都被捆着扔在床上。强烈求生的欲望和在农村常年劳作养成的好身子,救了他。

他坚持坐起来,又努力地滚到床下。电话就在客厅里,离床只有十几米的距离。这段距离可能就是生与死的距离。

俞敏洪事后说:他一生中经历过很多磨难,但这一次从卧室到客厅是他一生中最艰辛的路程!虽然距离如此近,可是既要对抗着麻醉药的昏厥感,绑着的双腿又僵硬不便,每一次蹦跳后,他都要大口喘气,一下、两下……

在历尽磨难后,他终于跳到电话旁边。他想给住在楼下的姐夫,打电话求救!手脚被捆着,他用下巴磕号码。电话键太小,脑袋昏昏沉沉的俞敏洪怎么也磕不准。

就在要昏迷的前一瞬间,运气救了他。刚刚一起吃饭的杜子华回家以后,总觉得心神不宁,就给俞敏洪打了一个电话,想问问他有没有喝高。

电话响了,老俞赶紧磕下免提键。他昏昏沉沉,只是听出了杜子华的声音,一点也没听清他说了什么。马上就要昏过去的俞敏洪拼命坚持住,有气无力地对着来电说了一句,“老杜,我被绑架了,你赶快通知我姐夫来,或者是其他人,赶快来。”

之后,他立即又陷入重度的昏迷中。再醒过来时,已经是第2天,俞敏洪已躺在急救中心的病床上。

让俞敏洪不寒而栗的是,主治医生吃惊的告诉他,他这条命能够保住简直是奇迹。歹徒给他注射的麻醉剂是动物园给大型动物使用的,剂量大的吓人,一般人注射了这样的剂量,肯定是没命的。医生认为

俞敏洪属于一种特殊的抗麻醉体质,也就是比较耐麻醉药,才侥幸活下来。后来俞敏洪自己调侃说“其实我不是抗麻醉体质,是我20岁以后酒量渐长,一次能喝1斤半白酒,练出来了”。

医生又说:如果俞敏洪没有接到那个电话就昏迷过去,就不会被送到医院急救,那他十有八九会在昏迷中死去!总之,他这条命真是捡来的。

警察也就在医院,等俞敏洪能回答问题时,警察立即来了解情况。

遗憾的是,俞敏洪根本没有看到那两个人的长相,而他们两人也没有说话,几乎没有提供给警方任何线索。

警察问:你有没有仇人,要杀你?

俞敏洪说:做生意的哪能没仇人?但绝对不至于杀人!我感觉可能就是谋财害命的。

事实证明,俞敏洪判断的很正确!

出院的时候,俞敏洪惊讶的发现,在他入院的时候,医院连续下达了几次病危通知书。俞敏洪盯着“随时都有死亡的危险”这几个字,不寒而栗。他回忆道:我的眼泪夺眶而出,重获生命的滋味是如此复杂而美好!

------------救了俞敏洪一命的杜子华,他也是新东方著名的老师。俞敏洪是个人才,从13人的小学校,办成新东方。要知道,当时全国有多少培训机构,真是不容易啊。不过老萨一直没搞明白,新东方英语同新东方厨师学校有什么关系!有谁知道?

俞敏洪这次被绑架侥幸逃生,心理受到很大打击。他平时做事特别小心谨慎,晚上经常被恶梦惊醒。他还特别雇佣了私人保镖、一个人高马大的退役武警(会武功)。

拿到200万以后,张北和曲云童立即大肆挥霍。根据他们事后交代,天天吃喝嫖赌,每天换1个小姐。就不到1年,巨款就挥霍一空,只得继续抢劫。此次张北倒是没有参加,而是曲云童伙同另外3人作案。这伙无脑歹徒,居然又选中了俞敏洪家。也许是他们认为俞敏洪家的钱很多,远比抢劫别人要好。

1999年夏天的一个晚上,曲云童与其他3人再次来到了俞敏洪家门口准备实施抢劫。经过1年前的教训,俞敏洪出入都同私人保镖(名义上是司机)在一起。有时候,司机还睡在老俞家。遗憾的是,中国法律规定私人保镖不能配枪,甚至连带刀也不行,这个保镖并没有武器。在俞敏洪和司机一起上楼时,突然发现走廊灯又不亮。高度警惕的俞敏洪顿时觉得事情不对,马上和司机说:可能不对头!话音未落,楼上忽然冲下来3个男子,2个对付司机,另外的曲云童用仿真枪顶住了俞敏洪的腰。

俞敏洪传中写道:这天晚上,他同以往一样,上楼之前先跺两下,把楼道的灯震亮再说,结果三楼的灯竟然没亮。两人心生警惕,小心翼翼地上楼,安全到了家门口。人刚喘口气,咣当一声,楼上冲下3个大汉。司机很机灵,他借势往楼下冲,边跑边喊“抓强盗”,随后转身和2个歹徒搏斗。这两个歹徒都是拿着刀的,司机空手和他们打成一团。司机有武功,2个拿着凶器的歹徒居然都搞不定他。这时,曲云童则用枪顶着俞敏洪恐吓道:“不准动!动一动,打死你!” 俞敏洪自然是吓得够呛,双腿发软。好在,老俞毕竟是老俞,他很快冷静了下来,立即发现一个重要的事情。曲云童顶在他腰上的枪,对着四楼反射过来的灯光,竟然不反光。他下意识地一把抓住枪,感觉并不是金属。他使劲一掰,枪居然断了,原来是把塑料手枪。这样一来,老俞就不怕了,2人也搏斗起来。俞敏洪虽是文人,身体素质不错(大学时代经常徒步50公里 )。知道此次性命攸关,文人也彻底拼了!曲云童这伙人没能一开始就制服俞敏洪,已经是失败。他们见司机大喊大叫,惊动了小区其他住户,也就不敢恋战。曲云童1拳打倒了俞敏洪,抢走了他的笔记本电脑,另外2个歹徒用匕首刺伤司机的手腕后,随即溜了。俞敏洪脸部被打的淤青,司机也只是皮肉伤,都没什么关系!第2次绑架虽然没有成功,却让俞敏洪如惊弓之鸟一般,受惊非常严重,以后再也不愿意谈论此事。

记者无数次要求采访这件事,新东方新闻发言人都表示,俞敏洪不想再提及关于被抢劫的事情。

此案长期不破,俞敏洪处于深深的恐惧中。他开始怀疑是竞争对手所为,甚至怀疑身边的朋友和亲戚。

他一度深入简出,只在绝对必要的场合露面。每次出门,俞敏洪身边都有七八个保镖,家里也始终住着保镖 ,他自嘲“像是黑社会大哥一样”。表面上,俞敏洪威风百倍,身价有几十亿。其实他连最基本的生命安全都无法保证,整天惶惶不可终日,生活质量真的很差。

绑架俞洪敏失败以后,这伙歹徒并没有停手!

5年以后,也就是2004年2月19日,张北、曲云童以洽谈业务为名,将祝某骗到朝阳区某地绑架。

在逼迫祝某说出银行卡密码后,对祝某注射麻醉针剂致其昏迷,随后从银行卡内取出18万余元。

之前绑架俞敏洪失败,露出了马脚。他们为防止罪行败露,用刀将祝某捅死,随后将尸体用绞肉机绞碎扔掉,毁尸灭迹。

这次抢到的钱并不算特别多,他们在半年后继续作案。

当年9月,张北等人以同样的方式抢劫王某,劫得3万余元以及笔记本电脑等物。他们又从王某的银行卡内支取5.9万元,并强迫王某筹款20万元。

王的亲属见亲人被绑架,果断报警。4人在取款的时候,发现家属似乎已经报警,慌忙逃走。恼羞成怒之下,他们将王用刀捅死并将尸体绞碎、焚烧。

客观来说,即便王某家人不报警,王某也是必死无疑。

两次抢到的钱都不多,他们又实施了本年第3起犯罪。

2004年底,张北和曲云童又在作案目标。张北想起来曾与自己合伙办学的老师:中国农业大学教授牛某。牛某是个老教授,已经年近七旬,他们老夫妻在办学过程中挣得150万元。

让人发指的是,这个牛某还算是张北的远房亲戚。

曲云童等3人埋伏在牛某必经之路,突然冲出来将他按倒,注射了麻醉针剂,向牛某的家属索要赎金150万元。

牛某虽老,性格比较强硬,断然拒绝给家属打电话要求准备赎金。

牛某:我都这个岁数了,还能怕死?你们赶快杀了我。想要钱,一分没有。

这伙无人性的歹徒见牛某不肯配合,居然对这个老人拳打脚踢。

牛某被打的吐血,仍然说:小子们,别以为会有什么好下场。做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你们将来死的比我惨十倍。

70岁的老人那能经得起这种拳脚,很快重伤死亡。

张北等人将牛某的尸体肢解、熬煮,毁尸灭迹,一分钱没有拿到。

案发后,这个团伙内部出了问题。

本来团伙有5个人,后来又加入了1个女子卢某。

张北认为女人相对不会被警察怀疑,可以用来打掩护。

张北让不知情的卢某专门负责去银行取钱,以躲避警方追查。

此次绑架牛某后,张北骗卢某,说牛某欠他们的钱不还,才教训教训他。

卢某后发现老人被他们殴打后突然失踪,感到事情不对,就不断追问此事。

张北深感恐惧,觉得卢某不可靠,会出卖他们去报警。

同时,伙卢某一次在银行取钱时,不小心脱下口罩,暴露在监视器里。

张北认为不可靠的卢某已经暴露。

一旦警方抓住卢某,就可以顺藤摸瓜抓住他们所有人。

为了不暴露团伙的行踪,他们决定杀人灭口。

他们将卢某骗到某民房,强行给他注射了麻醉针剂。卢某昏迷后,两人将她活活勒死,尸体焚烧后将骨灰和残肢冲进下水道。

连同伙都杀!

---------------现在社会越来越乱,图财害命的案件占绝大多数。尤其在江浙这一带,对有钱的老板绑架案件并不稀奇。

牛某失踪后,他的家人第一时间报警。据《工人日报》2004年12月26日报道,张北等人选择绑架牛某,是因为熟知牛家经济能力。张北曾与牛的爱人合伙开办了一所外语学校。而张北知道牛的爱人事发前,因办学收入了150多万,所以才索要150万元赎金。警方觉得事有蹊跷:为什么所要的赎金,正好是老夫妻两人刚赚到的这笔钱呢?这笔钱非常隐蔽,除了牛某他们的家属和熟人,根本没有人知道这件事!显然,这是熟人作案。经过牛某爱人的回忆,警方将远房亲属、办学合伙人,有犯罪前科的张北锁定,将他抓获。 张北被捕以后,很快供认了抢劫俞敏洪的事实。之后,曲云童等案犯也相继落网,这起近年来北京发生的最为凶残的抢劫杀人绑架系列案最终被告破。这群人作案时间长达10年之久,查明作案6起,杀死5人。他们作案时,都将被害人毁尸灭迹,让警方连骨灰都找不到。被绑架的6人中,只有俞敏洪1人幸存。

2006年7月7日,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做出了宣判,该团伙5人中有4人被依法判处死刑,包括主犯张北和曲云童。

经过审理,法院以绑架罪、故意杀人罪等罪名判处张北死刑,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以绑架 罪、故意杀人罪、抢劫罪和非法持有枪支罪判处曲云童死刑,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判

据了解,张北被捕后患上了严重的重症肌无力,一直在北京公安医院住院,在开庭时,他曾表现了强烈的求生欲望,一直为自己做罪轻辩解。7月7日, 法官在对曲云童等4人做出宣判后,于7月10日来到公安医院,对病床上挂着点滴的张北进行宣判。当听到自己被判死刑时,瘦弱的张北表情僵硬,没有说出一句话。萨沙说 ,老教授牛某说的真没错。得了重症肌无力,死亡是非常痛苦的。这个歹徒张北果然死的很惨,真是报应!人在做,天在看。

【萨沙讲史堂第三百五十九期】(你不知道的大案第39讲)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