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朝鲜使臣到清朝某地逛了逛,直呼不敢相信!

道光时期是中国经济史的一个转折点。在此时期中,中国经济开始由世纪的长期经济成长,转变为世纪中期以后的经济衰退。尽管如此,由于人口的迅速增多,社会消费随之增长,刺激了商品经济的发展。国内各地的市场都出现了较为繁荣的景象,资本主义萌芽在夹缝中艰难发展。

中国繁荣的城市商品经济及手工业作坊的生产,都给朝鲜使臣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市肆的繁荣突出的表现在商品种类繁多、物资丰富上,如《牺轩续录》中记载绥远城市肆:

“转入市中,每铺树以朱红高柱,或树玄木高牌,所卖之货名以金字刻于其上,又或悬以所卖之物样,如兴盛店裕兴成衣老铺首饰店货真价实……如木刻扇子、烟盏、银钱、、酒壶纸面等名色是悬其物样也,茶市、香铺、锦店、药局其它种种名色炫耀人眼,不可名状。种种喧喧肩摩毅击,真是大都会也。”

不但大城市中百货充盈,就是在小地方,商品贸易也是十分发达的,如金景善记载中前所的前卫屯“间里市井甚盛,而是日即场市也。趋市者多骑驴乘车,可谓肩摩毅击,而夹路货肆痛开如橘袖枣梨之属,皆非土产,而亦充物其中,中国悬贸迁之利,此足可验。”

金景善更是将一路上路过的各地市肆按照规模和繁荣程度划分等级,“凡市肆皇城最盛,沈阳次之,通州又次之,山海关又次之,辽阳、宁远卫、锦州卫、中后所、永平府等处又次之,扶宁、丰润、玉田等处又次之。”但无论等级之别各地皆“车马轴凑,百货充韧”。

在朝鲜使臣和学者们最爱去的琉璃厂集市中,金景善看到了不但种类众多而且价格不菲的书籍等各色商品,“一铺之储已不知为几万卷,屋凡两重或三四重,而每室三壁周设悬架,架凡十数层,每层皮书,卷秩齐整,每套皆有标纸,俯仰视之,不可领略,其都录见之,则亦多不闻不见之书,看到未半,眼已眩昏。隐,此夹路诸肆不知几千百,其货物工费亦不知为几巨万,则皆是奇技淫巧,非民生日用之不可无者,中国之侈风良足可慨,而以若许多对象尚有交易之利,亦可见中国之大也。”

琉璃厂里商品众多,价格昂贵,而商人们仍“尚有交易之利”,这也许与京城聚集了众多贵族富商有关,但也可见当时市场上的购买力还是很强的,市场的繁荣程度也是令使者们惊叹的。

另外,正如金景善所说,此时琉璃厂的物货大多为“奇技淫巧”的奢侈物品,而并非民生日用等物,且货物的工费耗资巨大,可见中国的侈风之盛,这也是朝鲜使者们感叹不已的地方。

李遇骏是在1848年来到中国的,虽然中国经历了第一次鸦片战争的冲击,但是他眼里看到的通州市肆依然是非常繁华的:

“见巨舰累百只,泊在岸下,上设彩阁甚坚固,口此乃江南商船云。城内外市肆相连,百货摆列,每夜各铺悬羊角灯数十,照耀如昼,往来交易至晓不绝,故通州夜市明于天下。”

不过,这些都只是假象罢了,经不起枪炮的冲击!

文/杨盼盼 运营/祥哥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