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盘瓠立功

房王,西戎人,西戎是中原以西的部落的统称,他身长十尺(约一米八多),宽额并且满脸胡子,臂力过人。

有一年,他从西戎跑到荆州的房山来,一来便把房山的蛮民揍了个遍,以致于房山上的蛮民个个都很怕他,却拥戴他做个君主,僭号房王。

房王有一个手下,姓吴,足智多谋,又有武勇,便号称吴将军,名字却没人叫,平时大家叫他吴将军。

他们两个人就在房山上练兵讲武,欺霸百姓,又常到邻近的诸侯抢些东西揍人,邻居的诸侯又揍不过他,拿他没办法,渐渐害怕这个恶邻居。

一天,房王正在跟吴将军商议说,听说中原的姬夋高辛氏要到荆州来,行什么巡守典礼了。他是中原的天子,他所到的地方,凡是国君都要迎接他,朝见他,跟他拉关系。孤家现在想起来了,他姬夋也不过是一个国的国君,他有什么本事,这样威风,又要我们去迎接他,朝见他?孤家实在是不愿意干这种事。等他到来的时候,孤家不去理会他,你看怎么样?

吴将军说,大王言之有理,但是臣的意思,若是仅仅只是不去理他,这还不是彻底的解决办法。假如我们不理会他,等到他巡守之礼完结,回到中原后,说我们不尊敬他,集结各个诸侯举兵来揍我们,那我们的处境不太妙了。

房王说,按照你意思,说起来,怎样才算彻底解决呢?

吴将军说,臣曾听说这个姬夋这个人非常之轻率,又有些自大。他自以为施仁政于四方,所有天下的百姓都爱戴他的似的,所以他出去巡守四方,总是不带兵帅防护,这次到南方来,想必也是这样。臣的意思,最好等他到来的时候,乘其不备,我们一鼓把他擒拿,永绝后患,这不是一个很彻底的办法吗!况且姬夋这个人是四方诸侯都惧怕的人,假使被我们抓住了,四方诸侯说不定以为大王的本领比那个姬夋还高百倍,等到那个时候,他们惧怕姬夋的,转而就是惧怕大王了,都来朝贡称臣,大王不是可以做四海的大君主了吗!

房王听了这番说话,不禁大为高兴,就说,孤家要是做了四海大君主,一定封你做一个大国之君,说完哈哈大笑。

吴将军慌忙道谢。

过了很多天,房王打探到帝喾即将要到了,又跟吴将军商议了。

吴将军说,臣上次料想姬夋不带兵来,主张等他一到达之后,乘其不备,攻打他。但是现在听说他带兵来了,究竟带了多少士兵呢?士兵是强是弱呢?一无所知,我们切不可以草率行事,必须得仔细打探清楚之后,方可以动身部署。最好还是请大王派人前往,装出一种非常顺从的样子,说大王病了,不能前去迎接,使他放心,不至于猜忌我们,我们便可以以此观察他的虚实,再从详计议,大王觉得如何?

房王说,就这么办。

说完,叫随从来,让他到帝喾那边去称病请假,一边又叫吴将军带着士兵假装打猎,去探听帝喾的虚实。

他们刚好遇到帝喾在马头娘娘庙前面。

吴将军打探完回来,跟房王说,现在还不是最佳动手的机会,一是他手下的卫士虽然少,但是个个都强悍,不能第一时间把他们消灭;二是中原诸侯送行的人数还有很多,到时候恐怕他们会有救兵;三是这个地方离豫州非常近,万一抓他不住,被他逃走了,那事情将会变得复杂困难。依臣看法,不如放他过了云梦大泽,等他到了长沙,我们派士兵星夜赶过去,先把他们的船只烧毁,切断他们的归路,再另外派一支兵马绕到他们的前面,挡住他们的去路,这样使他既不能进,也不能退,把他们围困起来,不必和他硬碰硬,不出三天,他们粮食断绝。姬夋的手下卫士不是死,就是投降,到时候,我们可以不战而胜,岂不是更妙么!更何况那边的地势是山林为主,有利于我们的蛮兵,不利于他们的车辆,这样必然可以得到最后的胜利,还望大王迅速调兵,依计行事。

房王听了,说,你这个真是万全之策,成功之后,孤家必定给你最高的赏赐。

吴将军说,最高的赏赐臣不敢当,臣前天看到姬夋那里有一个青年女子,生得非常漂亮,只要事成之后,如果大王不要这个女子,便赏赐给臣,那臣已经非常高兴了。

房王哈哈大笑,说道,等到孤家做了四海的大皇帝,何愁没有美人,你既然看中那个女子,那就赏给你吧。

吴将军大喜,道谢走了出来。

次日,房王立刻调齐全国的蛮兵,只留下一些老弱残兵在国中守护,其余的从旱道直走长沙。

房王和吴将军,亲自带队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