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后羿来救

就说帝喾那天晚上虽然出了一个悬赏,但不过也是没有办法之中的办法而已,并非可靠的办法,他仍然在踱来踱去,筹划方法。

心想今晚虽然勉强能够过得去,但是明天怎么办呢?前天发到毫都调兵的文书,不知何时才收到,司衡羿的救兵也不知道何日才能到来。

如果那些蛮兵明天全面攻击过来,这边的臣民卫士究竟挡不挡得住?

假如挡不住,那又怎么样?就是挡得住,但是也冲不出去,粮食只剩余一天的量了,这是很危险了,那么又将会如何解决?

正在一层一层的分析思考,忽然听到里面有呼唤盘瓠的声音,帝喾不由得信步踱过去,跟帝女说,现在这样的危险时候了,你还在寻找那只狗,真是荒唐。

帝女说,女儿也知道现在是危险时期,但是仔细想一想,父亲如此仁德,上天必定保佑,不会出意外的,就怕父亲把女儿带在身边,到时候连累父亲了。所以打定主意,万一到了危急关头,女儿只有拼着一死,也不能受贼人的耻辱,父亲也可以脱身而去。不过再想一想,就如此寻死,实在是太不甘心了,而那只盘瓠非常凶猛,又非常听女儿的话,到时候,让它咬杀几个贼人,那么女儿也死而无恨了。刚才一直看不到它在身边,所以便叫宫人找一找。

说着,眼泪不由自主流出来了。

常仪说,女儿说的是,妾身也是这样想的。

这时候,天气渐渐亮了,看到那只盘瓠从后面直窜进来,嘴里还衔着两样东西。

仔细一看,原来是两个人头,血肉模糊,也分辨不出是什么人的头,这样把常仪、帝女和宫人吓得魂不附体,用手把脸遮着,不忍直视。

盘瓠把两个人头放在地上,一蹦一跳跳到帝喾身边,又跳到帝女身边,就是两人之间来回蹦跳,非常得意。

帝喾也自然骇然,不过,心中却能猜到几分,慌忙走到外边,叫人把这两个人头拿出去,仔细观察,的确是两个蛮人的头,一时间,猜不出盘瓠从那里咬来的。

有的说,或者是附近居住的蛮人;

有的说,或者是深夜之中来查探虚实的蛮人奸细,被盘瓠看到,因而咬死。

大家听到了这么一说,都深以为然。

那时渌侯在旁边说,昨天不是有一个受伤的蛮兵被擒了吗?不妨叫他来看看,或者认得出是什么呢?

帝喾道,不错不错

便叫随从把那个蛮兵带过来,问他,你可认识这两个人吗?

蛮兵走到人头前,将两颗头颅细细一看,突然失声叫道,啊,这不是房王吗!这个不是吴将军吗!怎么都被人杀死了?

说完,转过身来,扑通,跪在帝喾面前,没命的叩头说,帝呀!帝呀!你真是个天人,从此我们蛮人都不再作反了。

帝喾等人一听之后,非常高兴,也觉得此事非同小可。

云阳侯等人马上跟帝喾道贺,说,帝的仁德感应上天,所以在这样危难的时候,区区一只狗,也能建立大功。臣等作为万物之灵,竟然不能杀敌救命,对于它,真是有愧啊。

渌侯说,现在元凶已死,但是小丑还在,我们现在正好乘此机会进攻,把他们消灭,免得再起后患。

帝喾点头称是。

于是立刻发布命令,叫卫士以及诸侯的臣民向前方攻击。

又叫人用两根长长的竹竿,把两颗人头挂起来,直向蛮营而来。

这时,蛮营的士兵已经纷乱不堪了。因为他们一早起来,看见满地都是血迹,找到房王和吴将军帐中,只看到两个无头的死尸躺在床上。

也不知是怎样造成的。

正在大家纷纷猜测,疑神疑鬼时,听到外面一阵呐喊声,帝喾正带着卫士前来攻打,更是惊得混乱,没了主意。

有的向后飞身便跑,有的走去丛林之中躲藏,有的拿起武器,准备抵抗,但是被人群冲散,一时间,整个大营像炸开了窝的蚂蚁一样,混乱不堪。

这边帝喾军队看到他们毫无抵抗,也不穷追,把房王和吴将军的两个尸身,献给帝喾,并请示后续的方略。

帝喾吩咐把两个尸身和头颅找个地方埋葬了,一边派人打探,看看附近还有没有伏兵。

正在吩咐的时候,后面忽然又响起了一阵的杀伐之声。

帝喾大惊,慌忙跑到高处看一看,看到那边逃走的蛮兵又纷纷逃回来,仿佛被人打败,后面有人追杀的样子。

连忙叫卫士整顿队形,严阵以待,杜绝蛮兵冲散阵形。

那些蛮人残兵见到前面又有军队杀过来,想到不能抵抗,有的跪下投降,有的向旁边的小路逃命。

转眼之间,看到一支军队徐徐向前来,军队打着高辛氏的旗号,军容严整。

当中一员大将站在车上,左手持弓,右手拈箭,腰间挂着一把短刀,短发长脸,双眼炯炯有神,雄壮威武。

帝喾却不认识这个人,正在疑问之间,有卫士跑去盘问。

那个知道帝喾在这里,慌忙跳下车,把弓箭和佩刀都除下,请求觐见。

卫士领他到帝喾面前,那人行过礼,帝喾问他,你是何人?

那个人奏说,臣乃司衡羿的徒弟逢蒙。臣的老师羿平定了熊泉乱党之后,并没有休整,立刻率领臣等前来护卫帝的车驾。半路上,又恰好接到帝的诏令,知道房国的态度可疑,因此老师不敢怠慢,率领部下迅速前进。到了汉水,知道帝已经坐船到云梦大泽了。老师打算坐船追上,但是带的士兵又太多了,船只不够,又怕误了时机,立刻决定改走陆路,先到房国,打探情况。没想到房王大逆不道,果然倾巢而下,以图袭击帝。老师又是愤怒,又是惶恐,把房国留守的士兵尽数消灭,随即翻山越岭,进行急行军。昨天晚上到达这里,听到各处的山林之内有擂鼓呐喊之声,虽然事态紧急,但是深夜又不方便作战,也不敢出战。今天清早,臣与老师分头行事,进攻蛮兵,驱逐杀了不少蛮兵,没想到臣先见到帝,老师想必一会就来了。

正说之时,看到一辆车子从远而来,率领着很我的士兵,仔细一看,正是老将军司衡。

帝喾大为高兴,连忙前去迎接。老将羿看到帝喾,也慌忙下车,脱下头盔,跟帝行礼。

帝喾执着他的手说,不听你的话,差点遭遇到危险,现在可算是侥幸避过了。

异说,老臣带兵救驾来迟,让帝受惊了,死罪死罪!

一边说,一边帝喾带着他们师徒两人到帐中,与各诸侯见面,然后坐下来。

帝喾说,朕那天到达汉水,看到蛮兵的那种状态,听到他们的那些行为,就知道这件事有些不妙了。但是朕治天下素来以诚信为本,既然已经出巡了,未到达衡山,无故返回,未免有些失信,又不能说明因为危险的原因,所以只能依旧继续前进,一面召你前来,为朕护卫。朕的意思以为过了云梦大泽,越过了房国的范围,总算可以脱离危险了,他就是要对付朕,也不过等到朕返回时候,截击而已,没想到他竟然派兵千里奔袭,而且来得这样快速,真是朕所预料不到的事。

羿说,现在蛮兵一部分虽然已经溃败了,但是房氏那个元凶尚未捉到。老臣打算从这里带兵前往征剿,请帝在这里等一等。

说完就站起身来,帝喾连忙阻止他说,不必了,不必了,房氏和他的死党吴将军现在已经授首了。

随即便把之前的事说了一遍。羿大喜道,这只狗真是帝的功狗了,老臣非常佩服,将来必须要见一见它,以表示敬意。

云阳侯、渌侯等人在旁边一齐说道,是极了!是极了!我等人也想见它一见。

帝喾便吩咐左右去叫那只狗过来。

在这里,帝喾双指逢蒙问羿,逢蒙这人才武了得,你是从那里收来的徒弟?

羿说,老臣奉命前往熊泉征伐叛乱的时候,在路上遇到了他,他要拜老臣为师,老臣试试他的射技,甚是有功力,原来他在幼年的时候曾经跟甘蝇学过射艺。老臣能够教导训戒,还有潜质,所以并没有推辞,就收了他做弟子。上次在平定熊泉之乱,这次前来攻打蛮,他都是奋勇争先,功绩不小,请帝给他一个官职,将来如果有征战的事,他也可以胜任。

帝喾说,逢蒙有这样的才能和武艺,朕自当重用他,况且又屡立大功,更应该加以奖赏,等到回到毫都之后,便对他进行授功授职。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