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盘瓠背女出走

那个去唤狗的人回来说,那只盘瓠今天变得非常奇怪,不要说臣等人叫它,它都不动,就是帝女叫它,它也不动。给它肉吃也不吃,只是蹲在地上,两只眼睛望着帝女。看他那个神气样,又不像有病的样子,不知道什么原因。

帝喾一听,顿时愁虑起来,连连顿足起来,说,不好了!不好了!这个莫非真是命运啊!

说完,又连声叹息了,犹豫不决,拿不定主意的样子。

老将军羿说,这只狗或者因为夜间杀了人疲乏的吧,也未可知。老臣军中有个兽医,医术高超,叫他来看一看怎么样?

帝喾正在凝思出神,老将军羿的这些话,竟然没有听到。

羿看到帝喾没有反应,也不敢再说什么,大家都呆呆地望着发呆的帝喾。

过了好一会,帝喾忽然长叹一声,说,莫非真是命吗,莫非真是命吗?

说完,起身与各个诸侯以及羿等人施礼,匆匆走进内室去。

大家见帝喾这样的情况,都有点莫明其妙了。

帝喾走到里面,一看到帝女,又长叹一声,眼中不禁流下眼泪来。

这时,帝女也正哭得跟个泪人一样,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常仪和宫人等人却还是在拿着肉,在那里逗盘瓠吃,叫着盘瓠。不过,盘瓠总是不理也不动,只是两只眼睛定定望着帝女。

帝喾走上前,跟盘瓠说道,朕昨天出的悬赏,如有能得到房氏头者,把帝女许给他为妻。这句话确是有的,但是是指人而言,不是指禽兽而言。这种理由,你应该明白。禽兽和人可以做夫妻吗?朕昨日悬赏还有万户侯、黄金万镒两条,你想想看,是可以封个万户侯?还是黄金万镒,都可以赏赐给你,但是你如何拿去呢?就是拿去了,又有什么用处呢?朕也知道你会通人性,所以特别喜爱你,但你也应该自爱自重,不可以无理取闹呀!

说完,拿了一块肉亲自来喂盘瓠。

但是盘瓠依旧不吃,也一动不动。

帝喾像平时一样叫他,他也不起来。

帝喾大怒,厉声说,你这个畜生,不要自负功高,朕亲自来喂你叫你,你竟敢也不动不理,真是无理至极。你要知道,天下凡是冥顽不灵,而有害于人的东西,和自负功高的人,照律法来讲,都应该杀的,你以为朕不能杀你吗?

盘瓠听了这个话,依旧一动不动。

帝喾更加愤怒,拨出随身的佩刀,举起来,就要砍去过了。这时,帝女急了,慌忙过来,拦着帝喾,阻住他了,一面哭,一面说,这个盘瓠妄想非分,不听父亲的话,是很可恶的。但是父亲贵为天子,又向来以诚信为根本治理天下,昨天的悬赏上面的两个‘者’字,虽然是指人而言,但是并没有说明禽兽不在内。如今杀了盘瓠,虽然是它咎由自取,然而百姓人的心里想起来,肯定会说是父亲失信的。还有一层,现在盘瓠不过是不饮不食,叫它不动,尚没有为患。父亲现在要杀死它,也不过是与禽类计较一些礼节上的事,不过恐怕将来在女儿身上就有不利了,所以要杜绝后患。但是女儿想过了,只能算是自己命薄了,就是杀死盘瓠,以后仍然会有其事对女儿不利的。那个马头娘娘不是女儿的前车之鉴吗!反正事情总是会发生的,所以按女儿看,索性任它去,看它怎样。他要咬死女儿,任它咬死;它就是拖女儿走,那就跟着他走,看它怎么样。总之这是女儿的命薄罢了。

帝喾听了这番话,默不出声,收回佩刀,正在犹豫不定时,那只盘瓠突然站起来,倒转身子,用它的后股撞向帝女,帝女一时没留意,顿时被撞得身体不稳,向一边扑下去,刚好爬在盘瓠的背上,盘瓠一背上帝女,立刻冲出帐外,向着后山跑去。

这个仓卒的举动,而且动作极其神速,大家都猝不及防的情况下,只能眼睁睁看着盘瓠背着帝女冲出帐外,方醒悟过来,齐声呼救,但是那只盘瓠速度快,一下走了丈余远的路了。

卫士等人在外边突然看到盘瓠背着一个人跑出来,又听到里边一片呼喊声,连忙向前狂追,但是盘瓠已经跑入半山之中了。

盘瓠走的不是大路,而一些打柴人走的小路,卫士等人追起来非常吃力,直到半山时,盘瓠已经走到山顶了,等众人走到山顶,盘瓠早就已经不见踪影了。

卫士正在犹豫要不要发散人手追的时候,后面老将军羿和逢蒙带着无数的士兵追上来了,见到卫士,便问,帝女往哪里去了?

卫士说,我们追到这个山头,已经不知去向了,我们正在这里想想办法呢。

老将军说,赶快分头去寻找,假如找不到,我们还有脸目去见天子吗?

大家一想不错,于是重新打起精神来,向着前山追去。

追了许久,也不知道走了多少路了,仍然一点踪迹都没有,不知去向。

一轮红日西山了,老将军羿还想继续前进寻找,但是逢蒙说,我们不可以再赶路了:

一是太阳已经下山了,在黑夜中寻找,万山之中,我们也找不到什么。

二是仓促之间出来,并没有携带粮食,饿着肚子,恐怕士兵难以支持。

三是房王虽然诛杀,但是蛮兵还没有全部消灭,还有很多蛮兵散落在各处,我们带着士兵出来,离帝的地方已经很远了,万一蛮兵的余孽乘机突袭,那时守卫空虚,危险很大。

依照弟子的意思,不如先回去,等到明天再想办法。

老将军一想,也觉得有理,便传令下去,回去。一时之间,吹响号角,四处的士兵陆续回来集合,缓缓退走。

走了不多的路,天色已经完全黑下来了,山路崎岖,行走万分不方便,士兵们行得十分缓慢。

幸好,隔了一阵,半轮明月渐渐上升了,才可以看得清山路,回到帝的营地,已经是半夜时分了。

常仪已经哭得死去活来,帝喾也不住在那里叹气,口中连连念唠着,莫非这是命也,莫非这是命也!

还有一个宫女,年龄和帝女差不多,而且向来是帝女的近身侍女,帝女也极其喜欢她,她也极其敬爱帝女,此时也非常悲痛。

其余的宫人感念帝女平日的温和和仁厚,也无不伤心欲绝。

所以全个营地中充满着一种悲哀的气氛,惟有希望就是老将军羿等人去追寻,或者能够一起回来,那是人人心中所祈祷祝愿的。

但是左等也不回来,右等也不回来,悲哀之中,免不了带着一种忧虑。

直到等羿等人回来了,仍然是一个空,大家又悲哀起来了。

究竟帝喾是一个明君,明白事理和老练,虽然爱女心切,便强自镇定起来,急忙出来对羿等人慰劳一番,说,你等已经连日为朕劳累了,今日又为朕的女儿辛苦了一晚上,朕心中很不安。朕的女儿遭到这样的意外,终究是朕的德行不够,也是上天注定的定数,你们等人请不必再为朕操心了。现在已经深夜了,你们吃点宵夜,然后便去休息吧。

众人齐声告罪,称谢告退。

责任编辑: